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天汉之国 天汉之国 第465节

天汉之国 第465节

    多次见过宋军火炮,金军也想了很多办法。拿火炮来是不行的,金军的火炮不利移动,只能被动挨打。最有利的办法,就是进军军阵分成多排,而后到了火炮射程外快速集结。这对进攻的兵将是极大的考验。
    看了金军进攻,王宵猎道:“派出一个统制应该够了。如果不够,将领回来接受处罚!”
    解立农想了想,把自己最能打的第二团派了出去,眼睛紧张地看着军队。
    当金兵开集结的时候,仆散浑坦就听了一声有力的号角。前方的宋军开始集结,做好准备进攻的阵形。
    突然,铺天盖地的一阵鼓响,宋军取起长枪。接着,鼓点变为了有节奏,随着宋军脚步,一鼓一步。
    “举枪,杀!”仆散浑坦一声大感,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长枪。
    很快两军的马匹就纠缠在一起,刀来枪往,杀作一团。
    王宵猎在后面看着,脸色凝重。既然是骑兵冲杀,场上局面瞬息万变,直让人血压升高。
    只是几个呼吸间,宋军就压得金兵步步后退。
    王宵猎喘了一口气。只要压得金兵后退,就说明占了上风,就说明可能胜利。
    慢慢把金兵压回了逼宋军结阵的地点,宋军停了下来。与此同时,火炮再次怒吼,把金军埋进了炮火之中。
    兀术在后面看见,怒道:“全是靠用火炮,全是用火炮!有本事,宋军不用火炮,与我战一场!”
    仆散浑坦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在战场上就是煎熬。快退回军阵的时候,一炮打来,擦到了仆散浑坦的胳膊。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痛疼,用手紧紧按住胳膊。
    退回军阵,仆散浑坦捂着胳膊,对兀术道:“末将无能。请大王降罪!”
    兀术道:“非战之罪,不是你的错。虽然攻不上去,宋军也攻不上来!你退下吧。”
    说完,恨恨地看了宋军一眼,命令全撤退。
    看着金军撤退,王宵猎道:“金军在燕京的城头布置有火炮,离得近了,恐怕要挨打。算了,今天算是大胜金军的进攻,不丢脸了。我们全军撤退,打金军再想办法。”
    撤回军营,王宵猎对汪若海道:“金军已经无援军,只要围困燕京,就能大获全胜。最可恨的,是金军在燕京城头安装了很多火炮。若逼得太近,我们占为了便宜。”
    汪若海道:“金军在城头装火炮,逼得我们火炮不能太靠近,确实让人忧心。我们要另想办法,破了金军这一招才行。只要破了城头火炮,城中的金军还不束手就擒?”
    王宵猎叹了口气:“金军也知道如此,火炮是那么好破的?”
    说完,低头看着地面,仔细思考着火炮的破法,一时想为出办法来。
    金军得到了宋军的火炮制法,但是一直解决不了移动的问题,只能放在城头。虽然对宋军有很大威胁,但是只能守,不能攻出来。
    第1099章 登基称帝
    八月二十二,燕京城突然大开,挞懒率两三万精兵,逃往大定府。正在王宵猎犹豫要不要追赶的时候,另一个城门开了来,兀术率四万余大军,逃往滦州。
    王宵猎目瞪口呆,道:“他们两人逃出城来,燕京还怎么守?”
    汪若海道:“金国两个首领不和,燕京本来就不能守了。只是公然撕破脸,却是没有想到。”
    王宵猎想了一会道:“要过去燕山,本来路就难走,更何况大军过境呢?派少量部队追挞懒吧,想来他要去大定府的路不好走。派张印、翟琮两个师去追兀术,最少要赶出滦州。最好是追击兀术到锦州,甚至是辽阳府。暂时就解决金军的威胁了,我们可以拿出手来,对付内部叛军。”
    汪若海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对付内部叛军,换句话说,王宵猎真要登基做皇帝了。原来的部下盼了这个消息好久,终于等到了。
    此时,占领幽州,再上去年占领在云中,王宵猎恢复了燕云十六州。做为当皇帝的资本,这已经够了。至当皇帝后,继续讨代敌国,是应有之义。
    仅过了一天,王宵猎就打进了燕京,剩余的兵马或战或降,做鸟善散。
    少量兵马追逐挞懒,也让他心惊胆战,只率领一万多人退到大定府,心才稍安。张印和翟琮两人追逐兀术,兀术的军队已失去战意,连战边败。退出了滦州,一直退到辽阳府,张印的翟琮才退了回来。
    到了八月二十八日,挞懒承认失败,送了渊圣回来,请求议和。
    赵桓到了燕京的城门前,不禁悲从中来。这一世,没想到还能活着回到宋境。
    王宵猎和汪若海、赵鼎等人等在门前,迎入了燕京城中。当夜在摆宴席,为赵桓接风。
    到了晚上,王宵猎让赵桓和赵构两兄弟相见。道:“告知二位一声,此次回洛阳,我已决定登临帝位。在回洛阳的路上,请官家写好退位的圣旨,免得到时候不好看。”
    赵构道:“你拿刀杀了我,岂不是一样可以登临帝位?”
    王宵猎道:“你不要看我好说话,就拿话吓唬我。真有必要,一刀砍了你就砍了,又有什么关系?再让渊圣当上皇帝,然后传位给我,一样可以。”
    赵桓忙道:“官家必定会把圣旨写好,大帅不必忧心!”
    王宵猎道:“最好真是如此!我一直没有对官家动过私刑,没有克扣过,官家还有许多幻想。没有必要,我已经做到最好了,官家写好退位诏书就是了。”
    说完,走出了宫殿。看着夜空中满天的繁星,王宵猎久久不语。
    九月初十,王宵猎回到洛阳。
    陈求道带着文武群臣,迎在大门外。
    王宵猎看着群臣,心中感慨万千。经过这半年的沉淀,群臣的心中终于明白过来,换朝已经是必不可少了。这次来见王宵猎,众人安分了许多。
    回到了宣抚司,王宵猎吩咐人读了赵构的退位诏书,宣布登基。
    王宵猎道:“我代替做皇帝,很多人心中有意见。认为我做为一个宣抚,凭什么取了帝位?这半年来,我带着大军北伐,一路上破伪齐,取燕京,不费吹灰之力。北伐成功,如果是皇帝指挥的,无话可说。事实上,前皇帝先是跟金国签了和约,答应以辽国旧疆为界。又大力削除境内大将的兵权,不顾国家和社稷!是可忍,孰不可忍!眼里只有自己屁股下的位置,浑不管天下,这样的皇帝还不如不要!”
    群臣皆呼万岁。
    王宵猎道:“我当皇帝之后,当开拓疆土,重现汉唐荣光。我们中国人,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最大的土地,应当活得最好,也最能打!对内爱护国民,不再出现横行霸道的事情!”
    说完,看着门外一团太阳缓缓升起,当芒万丈。
    接下的几天,重新修整了洛阳的皇宫,王宵猎住了进去。
    接着,王宵猎发布诏令,重新调整了人事结构。
    陈求道、吕颐浩为宰相,赵鼎、朱胜非、高颖为参知政事。李彦仙、汪若海为枢密使,邵凌、牛皋、马扩为副枢密使,王彦为枢密都承旨。李光为御史大夫,陈与义为谏政大夫,均与参知政事同级。
    谏议大夫是王宵猎新设,不再台谏合流,而是专责民间议论政府的事。级别说是与参知政事同级,实际上排在宰相之下为第一人。前所未有的重视民间的声音,倾听民间的意见。
    被抓的文武百官中,愿意出仕新朝的官员各有安排,不愿出仕新朝的,安排去与赵构一起住。
    军队如三衙制度,只是改变统军大将为各个师的都统和钤辖,统辖朝廷大军。
    岳飞、韩世忠、张俊愿意入朝,则为都统,以后渐次升迁。吴玠、刘锜、关师古等陕西军队,三人都作为都统统一入军中,先进入军校培训,然再统兵。
    至于赵构和赵桓,则分别被分封为永安郡公和天水郡公,一起住到永安县去。
    永安县从朝廷分离出来,永远作为赵姓的封地,县税由赵姓平分。赵构为永安郡公,主管赵家以及群臣的日常事务。赵桓为天水郡公,只是干拿俸禄而已。
    以前的宗室,如果愿意,做一个普通的百姓,跟别人一样生活。如果不愿意,就搬到永安县来,从税钱中领一分俸禄,照顾自己的生活。如果出了永安县,不受一分照顾。
    天下的官员中,如果不忘赵构,愿意追随左右,也全部搬到永安县来。不愿意为新朝服务,忠心旧朝,并不是什么毛病,只要安心过耕读的生活,忠于理想就行。
    赵构以永安县的税,养活群臣和家庭。如何安排、发放,是一个大学问,希望赵构可以干好。如果干不好,可以有宰相,有几公,帮着管理。不过这些人的钱,要从永安的税中出了。
    一句话,以前的赵家,是用一县的税钱代替一国收入,群臣的俸禄都从这里面。
    至于养着赵家,会不会有人用赵家的名头造反?王宵猎一笑,自己只有二十多岁,如果不能消除赵家的影响,也太小看自己了。只自己还在,天下的江山应当固若金汤。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同类推荐: 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快穿之男配都是我的(h)穿成黄漫女主替身后{nph}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书]重生直播做网红春意浓(穿越h)快穿之拯救肉文女主(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