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反派的请求 42幽光森林(4)

42幽光森林(4)

    霁月看着钟舒妍带来的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打扫卫生,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以往也不是没有人来打扫,只是今日她们不光打扫,还更换了好些物品。
    “哎——等等,为什么要把椅子也搬走?”霁月最近没事就爱坐那椅子上发呆。
    “给你换把更好的。”那人不由分说还是将椅子搬走了,果然不一会儿又搬进来一张看起来更贵的椅子。
    夜里,温辰旭溜来时也发现了房间的变化,四下陈设估计也就床没有变了。
    “我查看了半晌,也没发觉这些新东西有什么不对劲,你看看呢?”
    温辰旭扫了一眼,吸了吸鼻子。“光看着是没什么,只是闻着不太对。”
    “闻着?”
    “你不一定能闻到。”
    “到底是什么?”
    霁月抓起手边的一个茶壶,嗅了嗅,还是觉得没什么气味,实在是气味也不过是铜臭味,因为这些东西看起来的确华丽。
    温辰旭扶额,似在努力回想。“我是记得我在哪儿闻到过,但这一时半会儿想不起了。”
    “关键时刻掉链子。”霁月瘪嘴,不再催他。
    “你得体谅我,活太久,见过闻过的东西太多了,一时想不起也是有的。”
    想了一会儿,温辰旭还是没想起来什么。“先不说这个了,宁恩很可能明日就来救你,你打算怎么办?”
    “你能帮我去劝劝他别来吗?”
    “他又不笨,很容易猜到这儿有陷阱吧?”
    霁月摇摇食指,“你不了解他,他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自信,说不定压根没把这些埋伏放在眼里。或许他真的可以轻松解决这些麻烦,但直觉告诉我,轻敌总是容易出事的。”
    “也行,我去会会宁恩,虽然我并不想见到他。不过届时,他听不听就不是我的事了啊,我也不负责劝服他。”
    “可以,先谢过了。”霁月原本想的是,趁所有人注意力都在埋伏着等宁恩时,她再召唤幽光森林逃之夭夭,如此一来应该也没有人可以阻碍她。
    但宁恩要是一来,情况可能就棘手了,到那时林启风必然召唤幽光森林与宁恩展开恶斗,也不知道他们同时召唤会不会出现什么岔子。
    温辰旭自窗户离开,霁月攥着茶壶茶杯仍在琢磨这些新换的东西有什么玄机。
    莫非是什么新的迷药?霁月想,若是迷药,她也没办法了,毕竟她闻不到,总不能闭气一直不呼吸。
    把这些东西都扔了呢?说干就干,霁月抄起屋内的东西就往外扔,没一会儿就将新换的东西给扔了一干二净,声响不小,却一直无人问津。
    她原本以为会有个看守什么的进来看一下的,结果屋外的人都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由于心里有事,霁月没能完全睡着,黎明时分便直挺挺地坐了起来,也不知道温辰旭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天渐明,温辰旭再不出现,就得等到晚上去了。
    宁恩还是来了。
    其实分别不算太久,但霁月仍有一种许久未见的错觉,可能是因为宁恩看起来更加冷漠了。
    “跟我走。”他开口第一句便是这个,完全不容拒绝那种。
    “让你别来啊,有陷阱的。”
    “区区陷阱……”宁恩冷笑。
    霁月:我就知道这家伙根本不会把劝告放心上。
    宁恩过去抓住霁月的胳膊就往外走,霁月想甩开不得法。
    外面的阵法已经启动,霁月知道不能再拖了,她得在林启风之前先召唤出幽光森林。
    这时脚下的地面开始浮现出一圈圈刺眼的光圈,晃得霁月甚至有点睁不开眼睛。
    林启风等人在不远处还未露面,只等着宁恩遭受重创时才出现。
    宁恩瞥了眼脚下,“我当是什么陷阱,这种程度的东西也想困住我?”只见他一手抬起,掌心瞬间迸发出力量巨大的光晕,他甚至都没有考虑用亡灵部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林启风同时召唤幽光森林的原因,霁月感觉有一股力量在和自己撕扯。
    不一会儿,身旁的宁恩发出一声闷哼,霁月转头,惊讶地发现宁恩口吐鲜血。
    这法阵一定有什么暗藏的玄机,否则怎会……宁恩的实力不该如此,连宁恩自己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一催动自己的力量,五脏六腑就跟炸裂了一样。
    得赶快带宁恩走!霁月忍着浑身不适,努力和暗中的力量较劲,她就不信了,凭她才是吃了灵药的人,还能抗衡不了林启风?
    幽光森林终于被霁月召唤出来,霁月拉着宁恩跳进了入口,顺利逃离法阵。
    森林中,宁恩直接倒地不起。霁月惊得大喊:“喂!到底怎么了?”
    无奈,霁月只好扶起宁恩,好在他还有点意识。
    “快告诉我我们去哪儿?哪儿比较安全?”
    宁恩还没来得及开口,幽光森林直接将二人甩到了一片水域中。
    远处林启风再次召唤出了幽光森林,“看来他们已经逃了,不在里面。”
    钟舒妍看着地上的血迹,“他沾了霁月身上的毒药,应该也活不了多久。”
    “赶紧派人搜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为了布下这个阵,他们费心研究多日,论硬实力,的确谁都难和宁恩抗衡,且他又见多识广,大部分陷阱都可以识破,唯一的突破点还是在霁月身上,所以才有了今日这么一出。
    霁月被水呛得十分难受,好不容易挣扎着踩住一块石头站稳,所幸这儿水不深。
    她回头寻找宁恩,看了一眼水面,猛地意识到宁恩应该在水下,只好捏住鼻子又把自己埋入水里。
    霁月觉得自己像什么尸体搬运工,一步步好不容易才将宁恩拖到更浅的水域,才十来余步,自己就跟要死了一样。
    “宁恩!”霁月将宁恩上半身靠在自己肩上。
    “要是还有气就应我一声。”
    “嗯。”气息微弱无比,至少霁月从未见过宁恩这副模样,真不知道林启风他们到底搞了什么鬼。
    霁月半背半拖带着宁恩往岸边走,同时还要警惕是否有敌人出现。
    她现在不敢再召唤幽光森林了,若是再和林启风的力量对抗上,幽光森林的能量一个不稳,下回直接将他们甩到什么悬崖深渊就悲剧了。
    “走,我先带你上岸。”
    霁月费力拖着宁恩,累到几乎要瘫倒。“你到底多重啊?”
    没有人回答,霁月又怕他断气了,拍了拍宁恩的手臂。
    “喂,还活着吗?”
    没有声音,霁月心里咯噔一下,学着电视剧上的情节探了探鼻息,像是还有呼吸的样子。
    “我跟你说,你可别轻易死了。”
    一不小心,霁月脚下踩到了个尖锐的东西,扎得她完全没站稳,连带着宁恩又一起摔回了水里。
    抬起脚一看,是块碎掉的贝壳,她脚上的鞋子是钟舒妍给准备的布拖鞋,室内穿着舒适,到了水里就只能用鸡肋来形容了。
    好在伤口扎得不深,霁月将宁恩扶起继续往岸上拖,这回她走得更慢了,一来怕又踩着什么不该踩的东西,二来力气实在所剩无几。
    “喂,宁恩。”
    她时不时叫两句宁恩的名字,宁恩有时有点反应有时又没有。
    “宁恩,你不能有事,你都还没搞清楚自己怎么输的。”
    输赢就像龙卷风,来得太突然,霁月回想事发之前的一些细节,还是断定钟舒妍新换的那批生活用品肯定有问题。
    宁恩的意识其实没有完全模糊,他能感觉到霁月在拖着自己往前走,也能听到她好像在说话,只是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从最开始的愤慨转而为一种无形的焦虑,若是霁月就此抛下他会怎么样?
    或许等不到他恢复,林启风就会带着人过来将他灭了。
    就像上一次一样,不,他绝不允许这种事再发生!
    决心是坚定的,但现实很骨感,他被霁月半拖半拽着终于上了岸,一点忙都帮不上。
    上岸后,宁恩感觉霁月将他靠在了一块石头上,然后人不知去哪儿了。
    他发誓,霁月如果就此消失,他只要能活过来,就一定会报复她。
    她可以不救他,也可以选择救他,但半途而废不可以。
    霁月若是知道宁恩此时的想法,估计能气笑,这完全是一个她理解不了的逻辑。
    没有多久,霁月又返回,她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附近也没什么可以躲一下的地方。”她都不知道接下来要带着宁恩去哪儿,哪怕有个山洞也是不错的。
    霁月招来一只鸟儿,得知最近一处山洞还有相当远的距离,一时有些泄气。
    她看向鸟儿飞去的方向,沉默了几秒。
    “走吧,先找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
    一路上,霁月都在想,如果宁恩以后还想杀了她,她真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我这辈子……不,上辈子,上上辈子,都没这么累过。”走不了多久,她又累瘫在了地上。
    比起体力消耗,霁月还有心理压力,她随时要警惕周围冒出的不明敌人,幸运的是,直到她险些倒在山洞口,都没有什么人出现。
    只是这一路几乎就走到了快天黑,霁月浑身被汗水湿透,汗水又流过一些原本可以忽略的皮肉伤,那滋味……
    “宁恩,还活着吗?”这是霁月不知第几次问起这句话了。
    宁恩眼皮微动,霁月松了一口气,斜靠在石壁上,有种打仗归来终于可以卸甲归田的感觉。
    若非她吃了灵药可以与动物沟通,她想自己要不了多久可能就会在这里被什么野兽给啃了。
    也不知道林启风那边的血什么时候失效,只要失效了,她就可以先带着宁恩躲进幽光森林,那儿想来是最安全的了。
    就这样筹谋着,没多一会儿,过多的疲惫来袭,霁月完全没抗住睡着了。
    宁恩意识到很久没有听到霁月动静,心中焦急,以为她有什么事,殊不知霁月只是睡着了。
    亡灵从他有些溃散的意识中现形,挥动着镰刀打算将他的头颅砍下。
    这一天来得未免太快,在与亡灵部队建立契约的时候,宁恩就清楚如果自己成为输家,就需要把命交还给亡灵。
    亡灵部队只认赢家,自古如此。
    “呵,还没到时候呢。”宁恩心里念着这句话,不知哪儿来的意志力,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还有一点生机,那就是吸食霁月的生命!
    没有人知道宁恩的实力,《白日纵歌》里所有人不知道,霁月更不清楚。
    其实他未必够强,但是他够狠。
    生命的能量源源不断地从霁月的身体里流向宁恩,对宁恩来说是一种清新又纯净的体验,是了,这就是霁月的生命。
    呜——霁月不知是不是在睡梦中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在流逝,发出几声难受的呻.吟。
    宁恩慌忙中掐断自己对他人生命的掠夺,这种程度已经够了。
    神智逐渐清明,宁恩又用意念将亡灵部队压回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扭头看了看旁边的霁月,觉得匪夷所思,她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到底是怎么还睡得着的?
    今日发生的一切陆陆续续重映在脑海里,阵法寻常,场地寻常,甚至空气都寻常,唯一被算漏的——就是旁边这个他一心要带走的人了。
    宁恩猛地想到什么,伸手扒过霁月的衣服,他灵力又开始不稳起来。
    果然带毒的不是其他什么物体,是人!
    谁能想到他们会把毒下在人身上呢,只要他与霁月产生肢体接触,他基本就已经落入了圈套。
    而且这种毒看起来对普通人无效,专门针对的就是法师和巫师。
    宁恩用复杂的眼神盯着霁月,她果然会招灾。自从遇上她,似乎就没什么好事,可是她显然不知情,否则不会千辛万苦拖着自己逃离,还弄得自己一身伤。
    被吸收了将近一半生命力的霁月会睡上好几天,即便之后醒来也会十分虚弱。这是他年少刚习得巫术时开发的一种巫术,不仅离经叛道,若是被世人得知还可能受千夫所指,可是他不在乎,活下去就是第一要义。
    他甚至觉得自己对霁月已经无上宽容,毕竟方才躺在他旁边的人若是其他人,早被他吸干了,徒留一具骷髅。
    宁恩伤太重,虽已借助霁月恢复神智,仍行动力不足,他原本想起身带着霁月离开此地,又怕遇上什么不该遇上的人。
    如此一等,就是夜幕降临。
    霁月心心念念的光环忽然出现在了洞外,宁恩被一阵光芒照到,警惕地看过去,也是颇为诧异!
    那道可以回到地球的入口又出现了!


同类推荐: (玄幻)这些人有病(np)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我家沙发不对劲【H】崇高者(西幻np)麝香之梦(NPH)血族小公主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禁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