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反派的请求 31别来有恙(2)

31别来有恙(2)

    脚上的伤疼得霁月几天睡不好觉,她只得央求宁恩想想办法,可是宁恩很无情地拒绝了,并且表示这是教训。
    “你巴不得我残废是吧?”
    宁恩没说话,霁月只当他是默认了。
    最后还是旅店老板给找了些止痛药来给霁月敷上,疼痛总算得到缓解。
    “我这伤是不是没法好了?”霁月问旅店老板。
    “也不好说,巫族中有一种人是专研疗愈之术的,只是这种人很少,如果能找到疗愈师,应该是有救的。”
    巫族,霁月又想到了杀千刀的宁恩,他不是也有巫族血统么。
    “可有办法帮我找到疗愈师,我可以给钱的。”反正都是宁恩的钱,她花起来绝不收敛。
    老板摇摇头,表示找疗愈师光靠钱没用,百赫之星的疗愈师很少,能遇见都只能靠缘分。
    “为什么疗愈师很少呢?难道他们打架受了伤都不用治吗?”霁月想起那队被宁恩打得落荒而逃的林家救兵。
    “一般来说,魔族和巫族的人都会给自己疗伤,只要不是伤得特别重,基本用不着旁人,疗愈师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大。”
    好家伙,反正平民的命不是命呗。
    平民如果不小心被魔法伤了,分两种情况,伤口不大的话,比如霁月肩上那种,擦点伤药多养些日子就可以了。
    但若是伤筋动骨的大伤,比如霁月脚上那般,慢慢养则是很难养好的,就需要专门的疗愈师,很可能在那之前就已经溃烂废掉了。
    “真是天要亡我!”
    老板深表同情,把仅有的止痛药都给霁月搬了上来。
    如果可以重新选,霁月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再走进那个怪圈,她要远离这个奇葩的世界。
    不过好像也没得选,早在她主动选择走进来之前,她的睡眠就已经被控制了。
    霁月敷了麻药后,终于睡了一个好觉,只是连日的折腾,一觉根本恢复不过来。
    她如今没办法正常走路,更是没什么心情吃东西,在床上一躺就是好几天,憔悴了不少。
    林启风找来时,吓了一跳。
    “你……这……”这才几天啊,感觉曾经很有生命力的女孩,突然蔫了,马上就要枯萎一般。
    霁月抬了抬眼皮,见是林启风,稍微来了点精神。
    “城主怎么样了?”
    “你还有心思关心她,我倒是想问,你这是怎么了?被宁恩收拾了?”
    林启风扫了一眼霁月的脚,虽然裹着纱布,不过根据经验,应当是伤得很重,不是魔法就是巫术造成的。
    霁月长叹了一口气,“你会治伤吗?”
    “我会给自己治,但是没有给你这样的普通人治过。”
    “很难吗?”
    林启风解释道:“我们和普通人体质不同,你太脆弱了,用我们的办法,很可能会死。”
    “草(一种植物)……”霁月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普通人和能力者之间的鸿沟。
    霁月翻身坐起来,两眼无光,“你能给我找个疗愈师吗?如果不能,就把我一掌劈死吧。”
    “呃……”
    林启风心一横,反正救一个是救,救两个也是救,钟舒妍已经救了,再多一个也无妨。
    然而当林启风抱着霁月飞出苏里安时,宁恩就如一尊瘟神直接拦住了去路。
    “上次让你跑了,这次可没那么容易。”
    霁月感到林启风抱着自己的手臂一紧,这二人单打独斗,已是一场恶战。
    如今多个累赘,林启风只怕更难安全离开。
    “林启风,你把我放下吧,我拖住宁恩,你赶紧跑。”声音不大,但宁恩听得很清楚。
    他有些想笑,霁月怎么就那么自信,觉得凭她可以拖住自己。
    林启风的确不会为了霁月冒太大风险,可是就这么丢下霁月,他怕自己事后想起来于心不安。
    霁月没给他更多犹豫的时间,一脚先落了地,坚定地看着林启风,“快走,来日方长。”
    宁恩已唤出半片天空的闪电,霁月只觉身后电闪雷鸣。
    林启风看了一眼霁月提着一只脚悬空的模样,眼中闪过一瞬不忍,随即果断朝宁恩甩出一波飓风,转身消失在于狂风中。
    宁恩抬腿欲追,霁月却扑了过去,“我跟你说个秘密。”
    是很明显的缓兵之计,宁恩也能猜到,却还是下意识地问:“什么?”
    闪电渐渐变弱,最后消失在宁恩的掌心。
    霁月由于没法双脚站立,基本半挂在了宁恩身上。
    秘密,秘密是什么?她哪儿知道,现编一个?
    “其实,林启风他喜欢你,他带我走就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无聊!”宁恩下意识要推开霁月,可是一推,霁月就开始叫苦连天。
    “你好歹把我送回去啊。”
    “你自己要跑出来的。”
    “你要是愿意找人给我治伤,我至于这样吗?”
    宁恩:受伤不是你自找的吗?
    于是,宁恩扔下霁月一个人走了,只是走了没一会儿又倒回来。
    他在后面看着霁月单脚跳,跳得滑稽又凄惨,眉一挑还是顺手将人捞回了旅店。
    将人往床上一扔,霁月感觉被摔疼了,但还没来得及动弹,一条腿就被宁恩握住了。
    “你干嘛?”霁月努力想抽回被抓着的那条腿,生怕宁恩又使坏。
    “别动,给你治伤。”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宁恩作势要扔开,霁月连忙狗腿,“别别别,麻烦你了。”
    不过霁月其实还是有点担心,因为林启风说过,他们治疗的法子根本不适合普通人。
    “但是你怎么会治伤的?”
    “学过一些疗愈的巫术。”
    霁月更加吃惊了,宁恩这种丧心病狂的人,竟然会懂疗愈之法,怪哉!
    宁恩拆开绷带,“不过就用过一次,自那以后就再没用过了。”他回想起母亲死时候的样子。
    霁月的心又悬起来了,这就用过一次,能行吗?不过眼下也找不到别的疗愈师了,死马当活马医呗。
    一股清凉的感觉袭遍全身,脚上开始又痛又麻,霁月忍不住发出不知是痛还是痒的声音。
    “别叫行吗?”宁恩没好意思说这声音很容易让人想歪。
    霁月只好咬住下唇,瞪着宁恩的手,他手指十分修长,骨节分明,对比之下,自己那不忍直视的“猪蹄”就非常难看了。
    大约治疗了十多分钟,霁月感觉脚已经没有那么痛了。
    这种治疗再来上几次,霁月的脚就基本可以痊愈,只是宁恩并不想她好这么快,便计划把后续治疗的时间间隔拉长。
    霁月没敢有任何抱怨,至少在她的脚完全好之前,她还得将宁恩像大爷一般供着。
    “对了,你说你以前用过一次疗愈术,那是给谁啊?”
    “母亲。”
    空气突然安静,霁月有点后悔问出这个问题,母亲惨死对于宁恩来说想必是难以磨灭的阴影。她但凡多想一下也能知道,除了他妈还有谁能让他这么费心啊!
    母亲这个词对宁恩来说甚至有些许陌生了,倒不是因为忘却了从前,只是那种世上还有人保护他的那种感觉已经远去。
    “我还要问你,林启风怎么会在这儿?”
    霁月抱着枕头,脸垮着,“我还想知道呢,他没跟我说。”
    “也罢不重要了,来了也好,死在这儿,总没人管得着。”他想杀林启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因为在地球,他但凡有点动作就会被系统发现,根本不好下手。
    “你……已经杀过他一次了,还不够吗?”
    宁恩拧了拧手腕,觉得方才伤都白治了,“你怎么总向着外人呢?”
    外人?霁月总觉得这个表达有些奇怪,不过已经顾不上纠结措辞。“我只是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人家现在也没把你怎么样。”
    “那是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把握。”
    霁月原本还想说点什么,又看了看脚,忍了,再说急了不给治伤,到时候找谁哭去。
    “对了,信物还在你这儿吗?没丢的话,给我。”
    霁月从枕头底下翻出蓝宝石的信物,还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才递出去。宁恩见她如此喜欢,想着以后让钟舒妍换个信物好了,这玩意就送给霁月玩。
    至于钟舒妍,虽然是霁月找外援救走的,但比起林启风,这个城主的确不值得放心上。
    宁恩拿走了信物,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他走后第二天,霁月就听伙计说,苏里安和哪儿哪儿哪儿开战了。
    “如今城主还病着,真是多事之秋。”伙计当着霁月感慨了一番,宁恩在他嘴里还成了临危受命的好人。
    霁月咳了两声,着实觉得尴尬,宁恩怎么可能是临危受命,趁人之危还差不多。
    本以为宁恩忙着,应该把治伤的事已经抛之脑后,结果宁恩第二天夜里还是过来了。
    彼时霁月已经睡着,脚上的清凉感将她唤醒。
    房间没有点灯,但借着窗户的外投入的一点微光,霁月还是能看到宁恩的样子。
    宁恩知她醒了,没有说话,治完说了句“睡吧”才离去。
    经过两次治疗,霁月觉得脚已好大半,就是走路还是有些刺痛。
    唯一遗憾的是,脚上坑坑洼洼狰狞的伤疤,只散去了一点。
    想来日后都要与这些丑陋的伤疤为伴,凉鞋穿不了。
    许是知道宁恩不在苏里安,林启风这天又找了过来。
    这次他还带了个疗愈师过来,霁月十分感动。
    “宁恩给你治的?”林启风都觉得很意外。
    霁月点头,“我也没有想到他还会这个。”
    疗愈师看了看霁月的伤,认为已无大碍,后续好好保护应该就能完全好起来。
    只是霁月更操心伤疤的事,问及是否能祛疤,疗愈师表示可以,就是得多花很多时间。
    “时间不是问题!”
    霁月吃了定心丸,多日以来的阴霾终于完全散去。
    此外,钟舒妍已恢复大半,很快就可以出行。
    她养的那条金色大蛇也找了过去,也算有人陪着。
    但林启风表示钟舒妍情绪十分低落,可能是内疚于自己将城给丢了,愧对列祖列宗。
    “你回去跟她说,城没丢,苏里安还是她的!”
    林启风表示不信,“宁恩都以苏里安的名义去收了两座城池了,你觉得这苏里安跟她还有什么关系?”
    “你信我一回,我会让宁恩放弃这儿的,苏里安太小了,根本不够他塞牙缝。”
    林启风见她这么笃定,感到好奇。“你跟宁恩到底什么关系?”
    若说很亲密吧,宁恩也不只伤了她一回,说不怎么在乎吧,宁恩还给她治伤。
    “你不是知道么,他非要让我改命。”虽然林启风没有直接说过,但沙仑肯定告诉过他,而且当时沙仑还说林启风在怀疑改命的真实性。
    “其实你根本改不了对吧?”林启风眉眼一弯,笑得狡黠。
    霁月听到这儿一脸惊恐,他果然有所怀疑!
    “你不用紧张,我暂时可以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看宁恩被欺骗,他何乐而不为?
    “有什么条件吗?”霁月可没忘记,林启风也算不上什么好人,虽然他帮过她,但霁月清楚只要可以针对宁恩,林启风都乐意。
    “当然有。”


同类推荐: (玄幻)这些人有病(np)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我家沙发不对劲【H】崇高者(西幻np)麝香之梦(NPH)血族小公主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禁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