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反派的请求 29这很不寻常(3)

29这很不寻常(3)

    钟家的人世世代代都有点与兽相交的本事,只是有强有弱,实在不幸成为了族中弱者,还有机会通过祖传灵药变得通灵异常。
    药是祖辈不知从哪儿得来的,但却不是人人吃了都有效用,钟舒妍吃这药就没有用,所以才会一直留着。
    “虽不是人人都见效,我却也不敢冒险让宁恩拿去尝试。”
    “原来如此。”
    不过直觉告诉霁月,这药很可能对宁恩有用,毕竟他体质特殊,可惜暂时没有机会让他试用了。
    “不过你为什么不愿意把药给宁恩呢,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他是一伙的。”
    “他想杀我,在问药之前就想杀我了。”钟舒妍声音幽幽的,带着丝丝哀怨,大约想起一开始对他的好感,觉得自己难免有些可笑。
    霁月:……她还真是低估了宁恩。
    “虽然你跟他看起来关系不寻常,但我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她只是不想让宁恩得到药罢了。
    从霁月猜到钟舒妍是女主钟羽的一脉的人之后,其实脑海里就闪过一个念头:宁恩恨极了男女主,会不会把与钟羽相关的人也杀了呢。
    彼时霁月还觉得自己想多了,毕竟时隔千年,什么仇什么怨啊,要祖宗十八代都不放过。
    宁恩:我就是祖宗十八代都不想放过,怎么样?
    霁月凝眸思考着要如何让宁恩放了钟舒妍,如今看来似乎非常不易,谁让她姓钟呢。
    沉默了一会儿,钟舒妍又说:“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金黎把你找来了,我相信它的直觉,它看人一向很准。”
    大蛇在旁圈成圈,听到钟舒妍这么说,下意识抬起了头。
    “你觉得我是个好人?”霁月问金黎。
    金黎:主要是你一点害人之心都没有。
    “好吧,虽然被一条蛇发好人卡的感觉怪怪的。”
    霁月难免忽然想起初来乍到时碰见的那条白色大蛇,“你们灵兽的直觉都很准吗?还是说只有蛇这样?”
    金黎:跟物种没有关系,蛇中也有直觉不准的。
    “人也是呢,有好的有坏的,还有杀人不眨眼的。”
    一个不留神,霁月动胳膊拉扯到肩膀上的伤口,她嘶了一声,歪头发现肩膀上的伤口仿佛在冒烟。
    钟舒妍劝她赶紧出去上点药,魔法伤对普通人而言并不好恢复。
    “该死的。”她刚刚差点就被宁恩给灭了,虽然这种差点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霁月发现宁恩进来时那道门已经锁上,这意味着她只能钻山洞离开。
    待一人一蛇慢悠悠走出山洞,天色已晚。
    回到旅店,老板见霁月身旁跟着城主的灵宠,以为她是去见了城主。
    “城主怎么样?”
    霁月顿了顿,道:“她……伤得确实有点重,不过没事的。”
    “哎哟,愿百赫之星保佑保佑。”
    “对了,你知道哪儿有治魔法伤的药吗?”霁月拿下捂着伤口的手。
    老板这才注意到霁月流血的肩膀,大惊,“你这是怎么了?!”
    “说来话长。”
    “我这儿就有,你等着,我给你拿点。”
    没一会儿,老板拿来了药,“每天抹两次,过几天就不会疼了,就是结痂还得等一段时间。”
    霁月谢过老板带着蛇回了房间。
    药膏无色无味,黑乎乎的,霁月看了一眼有点嫌弃,却还是果断抹上了。
    脱衣服时,她还有点可惜这件新衣服,她很喜欢这边的有些服饰,没有古装那么累赘,又比时装要精致飘逸。
    涂过药后,霁月穿着小吊带就睡了过去,宁恩来时见她侧躺在床上,裸着胳膊和肩膀,情景甚至有些曼妙。
    金黎一见宁恩出现,就十分警惕,可能是觉得蛇碍事,宁恩甩手就给了它一道定身法,金黎立刻被冻在了原地。
    宁恩抱起霁月的上半身,见她已经涂过药。
    他原是带药过来给她的,这一来却发现来迟了。
    就此离开吧,有点不舒服,感觉白跑一趟了。
    于是乎,宁恩思考了几秒,决定把霁月伤口的药擦掉,重新涂上自己的药。
    然而宁恩东西谈不上特别小心,霁月嘶一声被疼醒了。
    如今没穿外衣被宁恩这么抱着,真不能怪她多想。
    “干嘛啊!”
    宁恩按住她,“给你上药。”
    “上过了啊。”嘶~什么人啊,能不能轻点!
    “我这个药要好点。”实际上差不了太多。
    霁月听他这么说又忍了,“我自己来吧。”
    “也行。”宁恩把药瓶给她,顺便放她离了怀,霁月终于觉得自在了不少。
    她瞄到金黎仿佛被点穴了一般,有点无语。“你把它怎么了?”
    宁恩一弹指,金黎瞬间又可以活动自如了。
    “你这么厉害,就不能让我的伤马上恢复如初吗?”就像电视剧里的神仙那样。
    “我还没听过那种巫术或魔法。”
    霁月:合着你们这个地方的超能力都是只管输出不管治疗的。
    “话说回来,你干嘛非要那药,我感觉吃了药,除了能听懂身边的小动物说些啥,好像也没啥用了。”
    这个技能对霁月来说,属于娱乐大过实际用途。
    “以后带你去了幽光森林,你就知道有什么用了。”
    “幽光森林?那是什么?”
    “以后再说,反正早晚会去的。”
    霁月看向金黎,金黎给出了答案,幽光森林是万兽聚集之地,一般人根本没法在那儿存活,因为里面的所有动物都能力超群。
    见宁恩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霁月试探着开口:“那个……城主怎么样了?”
    “你想让我放了她?”宁恩一眼就看出了霁月的心思。
    “就因为她姓钟,所以必须死吗?”
    好生没有道理,不过宁恩一直都不是个讲道理的人。
    “不杀她可以,只是谁能保证放了她以后,她不会碍我的事呢?”
    仇已经结下,他还灭了她一条灵宠,又把她打成那样,若说钟舒妍从此不计较了,的确不太可能。
    霁月沉默了,她只是单纯地觉得钟舒妍对宁恩根本构不成威胁,所以放了她也没有什么。
    但显然在宁恩看来,钟舒妍即便构不成威胁,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
    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话对宁恩必然没用,霁月想到钟舒妍那个惨状,又觉没法死心,她又做错了什么。
    这个话题是没法继续下去了,霁月无奈地看了一眼金黎,表示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良久,宁恩给出了一线生机,反正钟舒妍如今在地下室被关着,如果不及时救治她多半是撑不过三天了,她若是能撑过三天,他就考虑给她活着的机会。
    “那你这三天不能做任何伤害她的事!”
    “可以。”宁恩摊手,他忙着呢,根本没有闲工夫特意去做这事,其实他本就打算让钟舒妍不治身亡,届时再宣布城主死亡。
    翌日,霁月早早赶到山洞入口,想再问问钟舒妍有什么能够拖延时间的方法,她甚至把宁恩留下的上药都带了过来。
    可惜,山洞被结结实实堵上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宁恩干的,她让宁恩不要作弊,谁想宁恩也断了她作弊的道路。
    霁月看向金黎,“这可如何是好。”分明就是要把人关到死嘛!
    把人命当赌博筹码一般,霁月觉得背脊发凉,也许是与宁恩和平共处了太久以至于忽略了反派的本性。
    照这种节奏下去,宁恩一定还会走上被所有人追杀的末路上去。
    “城主她,有兄弟姐妹吗?”
    金黎:有个哥哥常年远游在外。
    “所以咯,她哥哥要是知道自家妹妹最后死那么惨,怎么可能不报复。”哪怕这些人,宁恩现在都没放在眼里,但这样的人多了之后,结局就很难说了。
    霁月看着远方的云朵出神,她认为自己有义务阻止宁恩再次走上同样的道路,可是自己力量弱小似乎也办不成什么事。
    “你说,我该到哪儿去找一个帮手呢?”
    这人生地不熟的,若是在一千年之后,她尚可凭着自己对剧情的了解去筛选一些合适的人选,时光倒流后,她便毫无头绪。
    宁恩一直就在山顶,看着霁月兴冲冲地来灰头土脸地离开。
    “金黎,你说我去幽光森林请个帮手怎么样?”她如今有buff傍身,或许还能说动几只有本事的动物……
    金黎震惊状:幽光森林可远了,以我的速度去都得起码两天。
    回旅店时,霁月刚好看到伙计和一个顾客在争论,大抵是为了菜的口味,这个场景给了霁月灵感。
    倘使现在有人去找宁恩的麻烦,她是不是就有机会溜进去了?
    想象很美好,只是霁月不清楚该从哪儿去找一个和宁恩作对的人。
    “你知道林家的人怎么找吗?”
    金黎:什么林家?
    “不是你们这儿很有名的大贵族之一吗?没听过。”
    金黎:好像听说过,但是不了解。
    “算了,要你何用。”霁月跑下楼和老板打听消息,得知林家部族主要聚居在王城附近的星辰湾,此去步行怕是得好几天。
    步行,不存在的,霁月飞奔回去找金黎,“快,带我去星辰湾。”
    金黎:不是说要我何用吗?
    大蛇速度虽赶不上宁恩这种“变态”,却还是算比较趁手的交通工具,载着霁月没一会儿就穿出城到了野外。
    “宁恩不会发现我离开了吧?”要是追上来就麻烦了。
    跑了一会儿,霁月不断往后看,一直没发现可疑的身影,由此松了一口气。


同类推荐: 我家沙发不对劲【H】(玄幻)这些人有病(np)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崇高者(西幻np)麝香之梦(NPH)血族小公主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禁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