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反派的请求 28这很不寻常(2)

28这很不寻常(2)

    “真是的,我还拗不过一条蛇了!”霁月烦得在屋子里打转。
    最后她只得跟蛇说:“要不这样,你去看看宁恩还在不,如果他不在了呢,你就回来找我,我再去。”
    她确实也有点好奇,城主到底怎么了,可是她没有胆子在宁恩眼皮子底下去打探消息。
    大蛇果然乖乖爬走,霁月目送它远去,结果这蛇速度之快,一眨眼就不见了,果然不是普通蛇。
    过了许久,大蛇才回来,想是终于等到宁恩离开了。
    霁月忐忑地来到山坡下,正犹豫要怎么骗过守卫,蛇却拖着她去了另一个地方。
    翻过山坡,又穿进一个山洞,原来山洞深处有一个通往内部的入口。
    “厉害啊。”
    “宁恩知道这处入口吗?”
    蛇没有反应,看来是不清楚,霁月摸索着机关打开石门,里面又是一条长长的甬道,连根蜡烛都没有。
    电视剧果然不可信,什么地宫密室还长年点蜡烛,估计是嫌氧气太多。
    走着走着,前方竟出现了一点光亮,再走近一看,墙面好生眼熟。
    这不正是之前关她的地下室么?
    只是之前她都没有留意过,这儿的房间并不只一个,如今在外面甬道往里看,才发现一共有两个地下室。
    其中一个似乎就是上回被宁恩震塌的,但如今看去已经复原。
    大蛇原本跟在霁月身旁,一见到地下室后就立刻冲了出去,窜到了另一个房间的铁栅栏外。
    霁月快步走过去,这才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
    钟舒妍刚刚就意识到了有人来,但是由于伤重太累,根本不想扭头,就一直望着屋顶。
    “城,城主。”霁月感觉三观受到了震感,这还是她印象中那个城主吗?
    身上衣服破损多处,血迹斑斑,头发凌乱,形销骨立的样子,甚至有点可怖。
    钟舒妍终于扭过头来,眼中还是有一丝惊讶,尤其是看到大蛇之后。
    “到底怎么了?”
    钟舒妍没有说话,她也有疑惑,比如她先前明明让灵宠逃跑来着,如今怎么又回来了。
    而且它竟然把跟宁恩关系匪浅的那个女人也带来了。
    她叫什么来着?似乎听宁恩叫过,什么月来着?
    “能说话吗?”
    霁月说着又望向大蛇,“你能让我进去吗?”
    铁栅栏看着结实,可是霁月相信百赫之星的非人类应该都可以解决。
    不过事实证明,霁月想简单了。
    钟舒妍开口道:“它打不开的,你也进不来。”声音比较微弱,引得霁月有些同情。
    “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啊?宁恩?”如果是宁恩,霁月那就是既意外也不意外了,一直以来的经验都告诉她,不能对宁恩有多过利益关系之外的任何一点期待。
    “你当真什么都不知道?”
    霁月听她这么一问,也基本可以确信了,就是宁恩,难怪要拦着她看望城主呢。
    所谓的城主重伤,根本就是他一手造就的。
    “我要怎么救你啊?”
    长久的沉默,霁月望着钟舒妍有点焦急,要是宁恩突然回来就尴尬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
    霁月愣了一下,有人救哪儿来那么多为什么,不过转念一想,她又理解了。在钟舒妍心中,她和宁恩是一伙的啊,尽管她自己不这么认为。
    “虽然听起来有点荒谬,但我也确实不知道宁恩要做什么,是你的蛇带我来找你的。”
    钟舒妍那枯寂的眼眸流露出更多讶异,她看了一眼蛇,道:“我知道了。”
    说完,钟舒妍吃力地在地上翻了个身,一点一点朝栅栏边爬来。
    那费力又可怜的样子,看得霁月无比心酸,天杀的宁恩到底干啥了。
    好一会儿,她终于爬到了霁月旁边,扶着栅栏半坐了起来。
    霁月蹲下,与之平时,靠近了,她才发现,钟舒妍眼里布满血丝,像许多天没睡过觉。
    如果不是宁恩每天摆出一副性冷淡的样子,霁月真的要往歪了想。
    “他想要钟家祖传的一样东西,我不给,他就抢,然后就打成这样了。”
    “太过分了!”
    钟舒妍又是一秒诧异,她觉得霁月好奇怪啊,她的愤慨看起来都像是真的,可是宁恩明明很重视她的样子。
    “你救不了我的,但是有个东西,我想你帮我带走,还有把它也带走,它的姐姐已经死了,它不能再有事了。”
    大蛇拿尾巴蹭着钟舒妍的手,很是难过。
    “什么?”霁月靠得近了些。
    忽然,钟舒妍瞳孔放大,一手掐住了霁月的脖子,由于力道过猛,霁月歪坐在地,一头撞到铁栅栏上,眼冒金星。
    脖子还在钟舒妍手里,霁月真想骂脏话,这些人不掐脖子不能活是吧?
    还有她就不该同情心泛滥,这下遭报应了吧。
    地下室的门忽然打开,宁恩走下来,那是地下室的另一个入口,开在斜上方。
    宁恩看了一眼霁月,又看着钟舒妍说:“你拿她威胁不到我。”
    钟舒妍却笑了,“就算是毁掉,你也别想得到它!”
    她拇指和食指忽然用力,霁月控制不住地张开了嘴,接着一个发光的珠子被进了霁月嘴里。
    钟舒妍又强迫霁月将嘴合上,霁月被迫吞下了一颗冰冰凉凉的不明物体。
    整个过程极快,快到霁月目瞪口呆。
    宁恩想出手拦住,却差了那么一丁点,甚至没收住能量,魔法从霁月肩膀处擦过,灼伤般的痛让她顷刻间泪流满面。
    身后的钟舒妍瘫倒在地,似解脱般,觉得轻松了不少。
    霁月不知道是被喂了不明物体的原因,还是被魔法误伤的原因,浑身内外冷热交加,一阵阵抽痛,就差没在地上打滚。
    宁恩赶紧上前扶起霁月查看伤势,还好不深,不过因为是魔法伤,估计得养好一阵。
    “你跑来这儿做什么?”语气是责怪的。
    霁月方才冷一阵热一阵的感觉渐渐消失,没声好气地道:“鬼知道我来干什么?”
    说是来救人吧,结果被喂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
    宁恩望着钟舒妍的方向,“怎么取出来?”
    钟舒妍笑道:“取不出来的,他们已经合二为一了。”
    “除非,你把她杀了,再把她尸体烧了。”
    霁月有些慌乱,“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总之不会是害你的东西。”
    “那是啥?”
    这回轮到宁恩抢答了,“钟家能驭百兽、通晓万物之语的灵药。”
    “啥??”霁月脑子一嗡,她这是突然抢了反派的外挂,完了,死定了。
    谁知宁恩接下来却对钟舒妍说:“既然东西已经不在你手上,那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
    霁月慌忙抱住宁恩要施法的手臂,“手下留情!”
    “怎么?”
    宁恩此刻看起来十分不友善,好吧,他就没有看起来很友善过。
    “人跟你无冤无仇的,没必要这样吧。”霁月算是搞清楚了,钟舒妍如今的情况相当于怀璧其罪,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因为有宝物而被算计。
    “那你倒是给我一个不杀她的理由。”
    “苏里安的人需要她!”别的她不清楚,可是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城主的样子,这一点,她似乎可以确定。
    “城主,不是非谁不可的。”换个人,也不是不行。
    “真的,别了,算我求你了。”霁月实在不忍心看着这么个大活人死在自己面前,虽然她和这个大活人之间也谈不上什么交情。
    宁恩收手,离开了地下室,却也没说要放了钟舒妍。
    霁月看着方才还在瑟瑟发抖的大蛇,这会儿仿佛劫后余生。神奇的是,她如今仿佛完全能看懂蛇想表达的意思了,比如它名字叫金黎,再比如要赶紧救钟舒妍,她快没命了。
    “我去找个医生?”
    蛇:医生来了也没用,得将人放出来。
    “这不还是得去找宁恩嘛。”霁月想想就头大。
    钟舒妍看霁月在烦恼,很想说句“别管我了”,可是想到自己祖传法宝都在她身上,又不太放心。
    “你现在能听懂金黎说的话了吧。”不是疑问,是肯定。
    霁月回过神,问:“所以你给我吃的那个东西,就是叫我可以听懂动物的话?”
    “不止如此。”钟舒妍不知是在惋惜还是在回忆,“你还能让它们都听命于你。”
    霁月:果然是个外挂。
    “既然东西一直在你手上,你干嘛不自己吃了,还是说你已经吃过了。”毕竟看她养大蛇为灵宠的行为,怎么着也应该是懂的。
    “不,那药不生不灭世上至此一丸。”
    还是稀有buff,霁月更觉恐慌了,想起钟舒妍之前说什么,如果要拿回除非把她烧了。
    似看出霁月的担忧,钟舒妍道:“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会等你自然消亡后再拿回药。”她赌的就是宁恩不会杀了霁月,看来赌对了。
    如此一来,她就有更多时间去挽回局面。
    “怎么拿回?”
    “火化以后,药就会重新现世。”
    这意味着这种能力会跟随霁月一辈子,霁月说不出自己什么感觉,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技能,可是这技能仿佛是她被迫偷来的,怎么想都觉得名不正言不顺。


同类推荐: (玄幻)这些人有病(np)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我家沙发不对劲【H】崇高者(西幻np)麝香之梦(NPH)血族小公主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禁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