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反派的请求 18入口消失之后(1)

18入口消失之后(1)

    当霁月大白天看着自家墙上突然出现一个带光圈的洞时,第一反应是惊恐,原本该在她睡觉的时候才出现的东西,仿佛胆子变大了?
    “宁恩!”
    宁恩应声而来,看到墙上的变化也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怎么这个时候突然……”
    “进去吗?”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按理说此刻自己清醒且自主,理应不去理会。
    “等等看。”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光圈没有要消失的意思,仿佛特意在等着二人进入。
    “合着,我们不进去,它就不关了?”
    宁恩轻笑,“似乎的确如此。”
    霁月心一横,将手中的零食扔到了一边,“走吧,我倒要看看还有什么不同。”
    霁月率先走过了光环,宁恩其次,紧跟着她。
    入目之处还是一片星辰浩瀚,尽管已经是第二次醒着进来,霁月还是会暗叹此情此景的壮阔,也难怪古往今来那么多人宁愿付出生命也要进入太空一窥。
    “不会就是请我来观光的吧。”霁月步伐开始轻松起来,四处张望。
    宁恩提醒她不能掉以轻心,入口的出现本就很诡异,虽说之前每次都平安而返,但这说明不了什么。
    “要是来个人就好了,起码告诉我——”这儿到底是哪儿啊,话没说完,霁月一脚踏进了一个突然出现的隐形漩涡中。
    紧接着,霁月觉得自己像被丢进了什么透明管子里飞速滑行,那感觉有点像小时候滑过的某种滑梯,不同的是,这个奇怪的管子撞得她浑身疼。
    滑行速度突然变缓,霁月眼前已然一片光亮,她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天空是浅浅的蓝紫色,还有几朵金色的云飘在远处。
    “什么啊。”霁月忍着疼痛起身,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宁恩,原来他也跟过来了。
    看到宁恩的时候,霁月忽然多了一丝莫名的安全感,毕竟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万一遇到个什么妖魔鬼怪的玩意。
    “这儿有点像地球。”霁月说完又觉得不像,起码天空的颜色就不太像,只是草地有点像。
    宁恩却道:“这是百赫之星。”
    霁月的惊讶在脸上停留了好几秒,歪头又打量了一番四周,“你说真的啊?”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
    宁恩叫她看天边那颗硕大的星星,说是星星,其实大小都有月亮的一半了,那才是真正的百赫之星,从前的人们奉星为神,这颗星球才有了百赫之星的名字。
    但那颗星星早就该消失了的,宁恩也只是在一些史册画卷上见过。
    “传说那颗星星一千多年前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霁月灵机一动,“我知道了,我们肯定是来到了一千多年前的百赫之星。”
    宁恩大约觉得霁月的猜测有点荒谬,皱了皱眉,他往草地外走去,试图找到更多的证据证明这里是真正的百赫之星。
    霁月小跑跟着他,“你怎么就不信呢,你都能穿过茫茫宇宙遇到我了,我们穿越一下时空回到过去也不是不可能啊。”还是魔法人士呢,好没想象力。
    “你还记得吗?百赫之星任何动用时空魔法的人都会死亡。”
    宁恩以为这是霁月的设定,结果看见霁月一脸茫然,“你没写这个?”
    “当然没有了。”不过这设定一听就很有故事的样子,又或者,单纯的因为穿越时空会扰乱位面秩序,所以想扰乱秩序的人都会付出巨大代价。
    草地非常宽广,一望无际,宁恩走了一会儿便选择了飞行,只是他把霁月落在了原地。
    “喂!你别丢下我啊。”宁恩跟没听见似的,一溜烟没了影,他想快速到更远的地方看个究竟,至少在他的记忆中,百赫之星并没有这么大的一片草原。
    霁月怒气值+50,索性找了个草堆靠着睡觉,期待出口会在她睡着以后出现,这样她就可以把宁恩扔在这儿不管了,谁让他先丢下她的。
    不过,霁月又想,宁恩的愿望本就是回到百赫之星,也许根本就不想离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霁月在一阵冰凉触感的干扰下醒来,期待中的出口并没有出现,眼前只有一条通体雪白的大蛇!
    蛇吐着信子在舔她!
    没有尖叫,没有挣扎,惊恐霎时像冷凝剂,传遍了霁月全身,她觉得自己如果膀胱功能差一点,一定会吓得尿裤子,最要紧的是她腿软,根本没有勇气动弹。
    “呜……”连呜咽声都十分微弱。
    此时,宁恩忽然从大蛇背后走出,“要不是我回来得及时,你就被它吞了。”
    大蛇忽然往后退了几米,像是给宁恩让路。
    霁月忽地哇哇大哭,“什么东西啊。”
    宁恩原本只是想让蛇吓吓她,结果一吓,人差点给报废了,太不禁吓了。“哭什么,谁让你随便在这儿睡觉的。”
    霁月抽抽噎噎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想起小时候去动物园,很远很远隔着玻璃看蟒蛇都吓得腿软,如今活生生的物种就在你眼前,还舔你!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宁恩像拎小鸡仔似的把霁月拎起来,可是霁月还是畏畏缩缩根本不敢前进,大白蛇像是心情很好,一直在旁边晃荡。
    “我说了,它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不信。”
    “白蛇是这儿很有灵性的生物,会听法师的话。”换言之,普通人就指使不动了。
    什么破星球,又是一个她根本没写过的设定,霁月觉得自己已然崩溃,只想回家。
    “我想回去了。”
    “不行。”
    “你要想呆这儿,你呆就好了啊,我自己回去。”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宁恩懒得解释为什么,霁月心太大,八成和自己分开一会儿就得出事。
    白蛇觉得今天遇到的这个法师脾气有点暴躁,这不没说两句就把姑娘扛着飞远了。霁月忽然被扛着升到半空中,算是今日的第二重惊吓。
    宁恩将霁月带到了一条河边,河边还有一座石头堆砌的小房子。
    “想睡觉进去睡吧。”
    “这是你的房子吗?”
    “肯定不是。”他哪儿那么神通广大,在一千多年前都有住所,不过是看着这儿像有些日子没住人了,就借用一下。
    霁月止住脚步,“这不太好吧。”
    “不睡算了,那就跟我去下一个地方。”
    “你要去哪儿?”
    “有些事情比较好奇,想确认。”宁恩伸手又想扛人,霁月反应快忽然向后蹦了好多步,“咱能温柔点吗?”
    “那你想怎么样?”宁恩扛人只是因为扛尸体顺手了,要换种方式他也不会反对,顶多有点不习惯。
    霁月伸出一只手,“你拉着我不行吗?”
    “那样的话,速度快起来,你手会断。”宁恩像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的。
    “那你背我吧。”她其实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个方式,只是一想到姿势难免很亲近,就不是很想采用。
    “行。”
    然后一路,霁月都死死抱着宁恩的脖子,生怕摔下去。
    宁恩大概也觉不舒服,中途在一座山头停了下来,“你是想把我勒死吧?”
    “没有,你要理解一个陆生生物对高空的恐惧。”
    “下来。”
    霁月悻悻落地,突然明白了在这个星球里人与人之间到底多么不平等,别说魔法和巫术,仅仅是飞行这一项技能就足以令人羡慕。
    “要不你自己去,我找个地方等着你。”虽然她有点害怕再遇到大白蛇之类的“猛兽”,但是她更担心惹急了宁恩。
    宁恩眉毛一挑,满脸写着“你瞎说什么”,他视线忽然移到到了霁月腰间,从受力角度而言,腰部确实是不二选择。于是乎,宁恩伸手一捞,抓着霁月的腰再次将人带飞。
    霁月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宁恩宽阔的胸膛里,老脸一红,还不如背着呢。
    宁恩非常满意地低头看了看霁月,先前怎么没想到呢,这个姿势最省事,不过他脑海里很不合时宜地插播了一条自己抱着尸体的假想。不行,抱尸体,想想还是有点别扭。
    “对了,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霁月怕在风中,宁恩听不到,特意将声音放大了,她不知道宁恩的耳朵其实很好。
    “去一个人多的地方。”
    只有到了人多的地方才能确认今夕是何年,虽然一路过来的景色风貌已经在说明某种遥远的事实。
    其实具体去哪儿,宁恩没有思路,他只是在空中俯瞰巡视,遇见哪儿有看似繁华的城镇,就在哪儿停下来。
    二人最后在一个山谷落地,小城正在山谷中央,沐浴着明媚阳光。
    来往行人无一不是俊男美女,晃得霁月眼花,幽幽地说了一句:“你们这儿的人都长得很好看吗?”
    好看?宁恩以前不怎么留意这回事,好像是接触了霁月的世界才发现那儿的人通常以貌取人,而且不同国度之间的居民的确长相差异很大。
    “也许是吧。”
    霁月小小的酸了一把,决定只要在这个星球她就不照镜子了,免得自卑。
    宁恩带着她找了一间旅店住下,老板以为二人是夫妻,问都没问就只给开了一间房。
    “我们睡一起?”
    “不然呢。”宁恩显然觉得这根本不是个问题。
    “这不太好吧。”
    “你得在我眼皮子底下,我才放心。”宁恩说完还是见霁月一脸不痛快,又补充道:“你以为我愿意天天看你在我眼前晃啊,上一个在我眼前晃最久的人已经尸骨无存了。”
    “谁啊?”
    “好像是个手下来着。”宁恩还真不太记得名字了,那是他还未名震一方时的事了。后来世事变迁,他见过太多人遇过太多事,愈发觉得没有什么人是值得铭记的。
    霁月咋舌,不再抗议,索性收起心中的别扭,倒头就睡。
    “我先出去打探一下,另外……我在这儿施了点法,一般人进来不了。”
    “嗯。”霁月闭着眼睛回答,又翻了个身,她还是在期待等自己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遗憾的是,当霁月一觉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旅店内,顿时无比丧气。
    宁恩已经回来,正悠闲地靠在不远处的椅子上。
    “醒了啊。”
    “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啊?”
    宁恩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起自己出去打探的结果,这里果然是一千多年前的百赫之星!他们所在的山谷名为苏里安,由于风景优美,贵族都很热衷来此休养。
    “还有一个好消息,现在的君主正是那位有名的暴君赫伯特,再过不久,这里将变为一片废墟。”
    霁月眼角抽抽,“这是好消息?”
    “既然我来了,赫伯特必然得提前从他的王座上走下来。”宁恩眼里泛起兴奋的颜色。
    “莫非你想当王?”
    “自然。”宁恩一脸倨傲,仿佛下一秒就能血洗宫城。
    这倒确实像宁恩会追求的事,霁月忽然有些害怕起来。“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实力,只是这毕竟不是我们很熟悉的环境,确定不用从长计议?”
    你再牛你也是单枪匹马,万一被什么大佬暗算了,她岂不也命不久矣?
    思及上辈子被追杀的遭遇,宁恩决定采取霁月的建议。“你说得也不无道理。”
    总算暂时稳住了这个杀人魔,霁月想回家的心又增加了几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她有种不好的直觉,也许自己很难再回到曾经熟悉的家园了。
    为了能够早日回去,霁月只好不停地睡觉,她也不怎么关心宁恩在做什么,在她看来,宁恩如果能一直留在这个地方或许也是好的,反正他似乎对劫掠这儿的一切都充满了兴趣。
    最重要的是,若能就此分隔两地,也许再也不会有人逼着她改小说了。
    看着霁月明明睡不着还要逼自己睡觉,宁恩似乎看出了霁月的心思,只是冷笑,他不过只是到这儿玩玩,她怎么就那么天真觉得自己能够就此解脱?
    等他在这个地方玩够了,他们该做什么还是得做什么。
    千年前的世界固然好,到底不是他最想回去的时空,他要回去的时空,一定是他跌倒的时空。


同类推荐: (玄幻)这些人有病(np)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我家沙发不对劲【H】崇高者(西幻np)麝香之梦(NPH)血族小公主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禁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