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反派的请求 8三观不正的人(1)

8三观不正的人(1)

    “我走了。”霁月拿起玄关处的钥匙,犹豫了片刻,还是同宁恩告别了一声,虽然她知道宁恩多半不会给予任何回应。
    宁恩用余光瞥了一眼门口,知道霁月是去上班了,他最近没有阻止霁月去做自己的事。
    到了办公室以后,外面的天开始暗了起来,同事接水回来念叨:“看来是要下雨了。”
    “是啊。”霁月最近有点心不在焉,宁恩的出现的确给了她很多苦恼。
    沙仑飞到霁月肩膀上,扑腾了两下。“你在发什么呆呢?”
    霁月还是不太习惯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小东西,有些讶异地扭头,它蹲在自己肩膀上,仿佛一点分量都没有。
    “我在想啊,宁恩他到底想怎么样呢?”
    当你不清楚一个人想要什么的时候,就算想骗也无从下手。
    沙仑自然也知道之前霁月所提过的改稿方向都被否决了,它也很苦恼,只是谎言已经撒下,该拖还是得拖。
    “他自己都不知道,我们哪儿能猜得出来。”
    霁月不爽了,“这还不是你们的烂摊子,认真点好不?”
    “我错了。”
    外面很快就下起了大雨,霁月恍惚间忽然想起什么事,拿起手机就给自己放家里的备用手机打了个电话,她想叫宁恩帮她关一下卧室的窗户,虽然也不知道宁恩是否会答应。
    宁恩听觉优秀,很快就注意到了卧室的手机铃声,拿起来看是个没有备注名称的号码,犹豫了一会儿。
    “嗯,宁恩?”霁月没想到真有人接了。
    “是你?什么事?”
    电话里听起来宁恩的声音没有那么冷漠,霁月顿了顿道:“下雨了,帮我把卧室阳台的窗户关上好吗?”
    “为什么?”
    霁月:……理由不是明摆着么?好吧,她原谅了这个地球生活白痴。“不关,雨会飘进来把我晾的衣服弄湿。”
    “哦。”
    哦?这是什么意思?答应还是没答应?“哦什么?记得关了啊。”
    宁恩不爽这种有点命令的语气,没有回答就把电话扔了,他没有挂电话的习惯,就连怎么接电话都是因为看过几次霁月接电话才有印象。
    “宁恩?喂?”
    电话另一头再没有了声响,霁月只好将电话挂断了,她怎么能指望宁恩帮她关窗呢?
    宁恩走到窗边,一阵大风吹来,将一些衣物吹乱了,屋内书桌上的纸也乱飞了一地。
    也罢,他还是顺手将窗户给关上了,屋内立刻静悄悄。
    地上吹落了几张草稿纸,宁恩原本没有在意,只是瞟到有一张纸上写了自己的名字,遂捡起来看了看。
    上面不仅有宁恩的名字,还有他杀过的一些人的名字,想来,这是小说故事线?只是纸面凌乱,很多东西写了又被划掉,宁恩看不懂具体要表达什么。
    雨断断续续下到了晚上,霁月有事就加了点班,临走时还不忘顺走了办公室的一把伞,只是快到家时竟然碰到了同样打着伞的宁恩。
    呃……她绝对不信这个人是来接她的,如果是那就太离谱了。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听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的确是来接她?霁月觉得更加不安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加班。你呢,出来有事?”
    “怕你死在外面了。”宁恩说的是真心话。
    霁月信了,毕竟他还期望她改稿,资本家要压榨韭菜的前提也得是韭菜活着,对于宁恩来说,她就是那把韭菜,而且目前看来还是独一无二的韭菜。
    二人一前一后不快不慢地走在路上,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从距离来看,旁人可能觉得二人不熟,但是从速度来看,二人又非常同频。
    到家后,宁恩将草稿纸拿出来问霁月,纸上写的是什么东西。
    霁月道:“不就是一些角色名么,我在整理思路。”彼时她在思考宁恩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生,虽说就算是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但知道总比不知道的好。
    “思路?”
    “对啊,之前我提的方案你不是都不太满意么。”
    宁恩点头,他确实都不喜欢,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不喜欢那些人生。
    “我问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吧,你也说不出来,那么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之前的大纲吗?”
    霁月觉得,让甲方提需求是个难事,因为总是说得非常抽象,但是让挑毛病,十个甲方九个都很擅长。
    宁恩坐在沙发上,闭眼长舒了一口气。“大概,觉得那些都不像我吧。”那些事,那些行为根本不是他宁恩会做的事,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那还是他吗?
    天生坏种也好,命运多舛也罢,他就不是个什么好人,从来都不是,也别指望他能够改过自新,回头是岸。
    霁月闻言,竟有种醍醐灌顶之感。
    是啊,她只是忙着改变结局和故事走向,没有想过宁恩已经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完全有了自己的思想和人格,其说话做事也必然是符合他的思想和人格的。
    命运就是这样一种东西,不可改。如果真的改变了,那只能证明命不该如此。
    可是再坏的人也会有愿望或者欲望吧?
    “那……你有什么愿望吗?或者想要的东西?”
    霁月很快就开始后悔自己这个问题了,因为宁恩说他想杀人,他忍了好久了。
    “你冷静点,这是法治社会。”虽说以宁恩的能力想要躲过追捕不难,可是凭他们之间的密切联系,真的很难保证霁月不会成为犯罪嫌疑人。
    “我知道,虽然对我没什么束缚作用,但是你要是被抓了,还不是得麻烦我来救。”宁恩摊手,表示无奈。
    “那除了这个呢?你就没有别的愿望,想想以前或者更小一些的时候。”
    宁恩有些不情愿地努力回想以前,他已经活了快一百年,从前有些小事的确已经记忆模糊。
    能想到的最早的记忆,无非忍饥挨饿,那会儿宁恩的愿望就是吃饱饭,房子不漏风。再接着,愿望变成了可以不被欺负,不过比起不被欺负他更渴望自己拥有巫术或者魔法,那样便可以将那些讨厌的人都大卸八块。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宁恩的心愿总是伴随着杀人了,他渴望力量,越来越强大的力量,即便到后来他已经人见人怕,却依旧觉得自己不够强。
    霁月听到“变强“两个字,更加面如死灰,“你还觉得自己不够强?”已经强到变态了好吗?
    “如果我够强,为什么会……死。”百赫之星的宁恩的确死了,他也回不去了。
    “那是他们给你设了陷阱,趁你受伤的时候……”霁月说着忽然有些心虚,原本一件主角反杀的光明之事,在此语境下却多了几分趁虚而入,不讲武德的意味。
    宁恩眯眼,“那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杀了我?”
    “还不是因为你坏事做尽。”声音小小的,霁月总觉得自己脖子要不保,可是等了片刻,宁恩也没有动静,她偷偷抬眼,瞟见宁恩扶额闭目,不像是要杀人的前兆。
    良久,宁恩冷笑道:“那你怎么不看看那些人曾经对我做了什么?”
    “是有些人该杀,可……可有些人也没得罪你啊。”中后期的时候,宁恩杀起人来跟玩似的,看不顺眼就扭脖子,砍肚子,根本不管这人是否与自己有仇。
    说到底,这些进展还是自己写出来的,霁月内心五味杂陈。
    “呵--”一声轻笑,却带着无尽的嘲讽,霁月下意识往远处挪了挪窝,这行为在宁恩看来依旧可笑。她就像无数曾经死在自己手上的人,明明知道逃脱无望却还是要挣扎一二。
    不过,他暂时不会要了她的命,位面使者难道没有告诉她?
    霁月回想着之前设想过的结局,忽然想到一个没有提过的可能,她以前想的大纲都太正义凛然了,或者为了她自己的逻辑,无法做出太离谱的改动。
    也许,宁恩希望的变动就是最离谱的那种!
    “你是不是希望能够复活,然后再把他们都杀了?”这里说的正是主角团们,包括男主白曜司和女主钟羽。
    “当然。”
    霁月:果然是这样,可是这样三观不正的作品,谁要看啊。反派活到最后逍遥自在,主角都死光光?
    这样她不仅会被男女主粉丝骂死,估计还会被网文界唾弃。
    “很难吗?”
    “呃……万一改不了呢?”霁月有些抱歉地笑了笑,想着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宁恩迟早都会知道真相,不如先试探试探。
    “什么叫改不了?”
    “我,其实,那个,位面使者跟我提过,就是故事嘛,可以改,但不是所有改动都会生效的。”她可真是佩服自己的机智,既说了改动可能无效的事实,也勉强能稳住暴躁的宁恩。
    宁恩显然不信,直言:“是么,它可没这么跟我说过。”
    “可能,来不及说吧。”
    宁恩还是不太信的样子,转身消失在了客厅,扔下一句“我去去就回”。这还能去哪儿,估计是去找位面使者了。
    待宁恩消失后不久,沙仑在客厅冒头,“天啦,你为什么又撒了个谎来骗他?”
    “三分真,七分假啊,等他慢慢接受了可能无效这个事实后,再步步推进告诉他完全无效,可能会容易接受一点。”
    沙仑一脸难以置信,“我觉得你天真了,他可是宁恩。”
    霁月瘪嘴,“那我没办法了,反正谎已经撒出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她摆出一副要故事没有,要命一条的表情。
    一人一鸟相顾无言,过了一会儿,沙仑忽然绒毛竖立,宁恩回来了!这家伙嗅觉也太敏锐了!
    “啊呀--”沙仑被突然出现的宁恩捏住了两只翅膀,动弹不得。


同类推荐: (玄幻)这些人有病(np)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我家沙发不对劲【H】崇高者(西幻np)麝香之梦(NPH)血族小公主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禁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