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异世生存指南(人外) 019.被划破咽喉

019.被划破咽喉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向上的阶梯,这里似乎是个地下室。
    安妮先仔细观察了一番,没有发现明显的机关才放心迈上台阶。
    虽说坚定了信念,但也不意味着她愿意死在机关这种东西上。不过,也许记录机关的位置也可以算是其中一条。之前那个机关在银的房间左侧五十米左右的位置,她记得很清楚。
    台阶很长,每隔二十步就有一个缓台,缓台上会出现房门,但她暂时还没胆子打开。
    说来也奇怪,银那么温柔的性格,怎么会有个那么血腥恐怖的实验室。
    难道是在做什么试验吗?
    一边想着,安妮继续向上,经过一个房间时,她听到了哀嚎还有求饶声。最令她惊讶的是,求饶者所说的话,是她所讲的语言。
    同伴?
    没等靠近,门就被打开了,安妮只能傻傻站在原地,看着走出来的那个身影。
    是绯。
    他仍旧一头绯红色的高马尾,蒙着眼,左侧脸颊上带有血迹,一看就是被溅上去的。原本戴着两个圆环状的耳环,今日却换成了两个菱形方块。
    嗅到不算陌生的气息,绯皱紧眉头,他很快发觉面前的是曾经接触过的安妮,反手将房门狠狠关上,不留一丝缝隙。
    「你为什么在这里?」绯感受了一下周围:「银呢?你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
    异常冷酷的语调,安妮实在有些发怵,半天才吐出一个「我」字。
    绯缓缓靠近,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儿飘过来,带着令她颤抖的威压:「说话。」
    越是害怕,安妮越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唰……”
    绯从背后抽出那把巨大镰刀,缓台上的空间有些狭小,但刀刃还是对准了她的咽喉。
    「我没有耐心了。」
    安妮看出他的不耐烦,只能快速组织语言:「银带我过来的。」
    「银呢?」
    「他说给我拿一些东西。」
    「你为什么不在房间里等他?」
    「……我只是想出来逛逛。」
    「呵。」绯轻笑一声,薄唇划出的弧度配上他轮廓分明的下颌,冷酷又好看:「自己逛?」
    安妮无话可说。
    「有所隐瞒之人,必须铲除。」
    安妮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绯的镰刀却已经划破了她的咽喉。
    血管断裂后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四周雪白的墙壁,安妮无法呼吸,一点点倒了下去。
    闭上眼前,她似乎看到抹熟悉的银色长发。
    「安妮!」
    *
    「唔……咳咳……」
    安妮捂着胸口醒来,血液进入肺部堵住呼吸道的感觉太过痛苦,她到现在还有种窒息感。
    她应该把绯标记为这个世界里最危险的人,自己都死在他手上两次了。
    扶着地面一点点站起来,安妮摸到一旁的笔记本,原来这本《异世生存指南》也跟她一起复生了,上面正是她留下的笔迹。
    将指南贴身放好,安妮观察起四周,这里仍旧是一条走廊。因为走廊大多都很相似,她分不清银有没有带自己来过。
    哦,对,银的头发,她还是不要再戴在身上了。
    但是真的很漂亮,有些舍不得丢掉,她最后选择将它夹在里笔记本的内页里。
    “吱”
    不远处一个房间的门被打开,高大的身体走出,瞬间显得走廊逼仄狭小。
    是无头骑士......叫做无。
    他显然看到了她。
    虽然不知道无是怎么看到自己的,但安妮肯定是没有机会逃了,  她只能小心翼翼地同他打招呼:「你,你好……这是哪里?」
    无起初还站在原地,却突然冲她的方向走来。
    安妮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一步。
    见状,无立刻停下脚步。他指了指她,又指了指地面。
    安妮垂头一看,脚边又是一个不容易察觉的凸起,果然是有机关的。
    为什么要在走廊里安放这么多的机关?他们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不过,原来他靠近是想提醒自己有机关啊。那么之前对她穷追不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还在思考,无冲她勾勾手,随后走了一步,指了指自己刚刚踏过的位置,又指向她的脚。
    ——要我踩着他走过的地方吗?
    安妮点点头,跟着他走了几步。无见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迈开步伐,时不时回身看她有没有跟上,最后带着她来到一个房间。
    这个地方,安妮来过。
    是那个温室。
    *
    上章答案:「脏」
    芒果汁液粘粘的,银就直接拿着喂安妮了~


同类推荐: 我家沙发不对劲【H】(玄幻)这些人有病(np)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崇高者(西幻np)麝香之梦(NPH)血族小公主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禁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