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半生春天 020换个人来爱她

020换个人来爱她

    一觉醒来的曾秀莲好像已经把杜禾忘了。
    宋霖进门来时看见她正专心地给一颗富贵桔修剪枝叶。
    “阿霖啊,你过来看看,这里是不是给虫子蛀掉了,好大一个洞哩!”
    桔树早就在一个星期前宣告死亡,泥土结块,枝叶枯皱,不复以往的蓬勃生机。
    曾秀莲好久都不曾想起这棵桔树,现在的举动让宋霖有些疑惑。他走上前顺着外婆的目光看去。
    耳边响起曾秀莲轻轻的叹息:“之前它还会结果子,那时候小禾来咱家,最喜欢我做的金桔酱,总要我教她做呢。
    “她现在怎么都不来了?你们吵架了?”
    宋霖后背一凛,眸色暗了几分,后才轻声回答:“没有吵架,是她太忙了。”
    “那你记得喊她,有空就来家里。”
    他看了一眼还在认真剪叶子的曾秀莲。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发现她比一个月前又苍老了许多。
    宋霖仿佛看到了她的生命,正在这些生活琐碎里,一点点流逝,直至有一天残烛燃尽。
    “趁我活着的时候,赶紧把小禾娶回家,给我生个曾孙子。这是外婆最后的愿望,知道了吗?”
    宋霖沉默一阵,开口:“知道了。”
    刚洗好澡出来的邓糖糖跑到他跟前,张开白净的小胖手,掌心里,托着一枚山茶花耳环。
    “阿霖叔叔,我在地上找到这个!妈妈说不是她的,让我拿给你。”邓糖糖像个小大人似的,说话一套一套:“爸爸说可能是来家里做客的姐姐掉的,你拿着,记得还给她,对了,她是你女朋友吗?你们会不会结婚?”
    宋霖拈起耳环,神情淡漠数落邓糖糖:“问的什么怪问题?去玩你的过家家。”
    邓糖糖扁了嘴,不情愿地跑开了。
    -
    夜深人静,宋霖久不能寐,翻身坐起。
    拧了床头灯,拉开行李包里的小暗格。暗格里,有一张旧得泛黄的卡片,那枚银色山茶花也安安静静躺在里面。
    凭着昏黄一盏亮光,他拿起手机,解锁,打开了数字键盘。
    卡片上的娟丽字迹来自他深爱的女孩,是她职校那年暑假换了新号码,特地写给他,要求她在奶奶家的每天晚上两人都要互通电话。
    缱绻暧昧的悄悄话仿佛还响在耳边,她说要讲一段睡前故事哄他睡觉。
    故事里暗示意味明显,他用浓浓鼻音吓唬:“等你过来,我也帮你洗澡。”
    她压低声音咯咯笑着,后用软软的撒娇语气说:“阿霖,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
    发了狠似的,他双目通红,按下那串数字,拨了过去。
    好久,才听到那边传来一个疑惑男声:“喂?哪位?”
    电话的背景音里,是熟悉的女人声音在稍远处抱怨:“程以骁,我找不到那枚耳环了。”
    “打错了。”一时心口沉闷,嗓子发哑,急急挂断通话。
    拳头砸在硬床板发出闷重声响,他揉揉发胀的眉间,长叹了口气。
    半梦半醒间,他伸出手喃喃道:“你站住,你不准走。”
    抓住了虚无空气,他猛然清醒。
    白墙壁上一格月光,脑海里女孩的娇羞笑靥消失不见。
    明明前几秒,她还搂着自己脖子亲吻他,说:
    “阿霖,我要跟你在一起,生生世世。”
    -
    “你有没有爱过我,
    有没有想过我,
    有没有有没有
    也会有一点心动的时候……”
    杜禾被一声急促的喇叭惊醒,睡眼迷蒙中,程以骁脸上的愠怒一闪而过。
    身上的薄毯已经随急刹后的惯性掉落,现出左手无名指上一枚泛着银光的钻戒。
    恍然如梦,不过如此。
    一顿食不知味的晚饭,她神色恍惚,连程以骁说了什么都听不太清楚。
    程以骁去结账,久久不回。她被服务员告知有露天活动,稀里糊涂被带到餐厅后院的小花园。
    小松针树上缀满金色星星灯,花香馥郁里,透明的发光气球随风摇曳。
    回头要问时,发现这小花园里,除了她,再无别人。
    服务生不见了。
    杜禾莫名地心慌了。她有一种尖锐的直觉,狠狠捣着脆弱的神经。
    白色小推车上盛着她最爱的草莓蛋糕,上边有两个小人。女孩穿白色纱裙展开双臂,做出芭蕾动作。
    一旁的黑西装男人单膝跪地,做着求婚的姿势。
    男人的手臂,静静地挂着一枚银色钻戒。
    点点灯火,夜幕里骤然升起的烟花应时应景,那一时,仿佛所有星星都在为她庆贺。
    …
    杜禾收回目光,手机屏幕亮起,她低头去看,挣扎着试图转移一点注意力。
    但无法抑制和隔断的,是她无名指上被金属环住的刺痛感。还有那一句久久回响的话:
    “小禾,嫁给我吧。”
    思绪混沌间,程以骁温热的手心覆上了她蜷紧在膝盖处的拳头。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
    她能微笑回复,却没能抑制住脑海里一次次闪回的画面。
    掉了帧的,闪着黑白的噪点。
    深爱过的人,说着极冷漠的话,用擦肩而过的方式回应了她这么多年的念念不忘。
    谁忘了?
    年少昨日,那个恬暖午后,坦诚的肌肤相贴,少年在她颈窝里闷声撒娇。
    “杜禾,别离开我。”
    眼底蓄满热泪,衬显得这回忆疼痛而厚重。拳头微微发抖,杜禾胸口窜起一大团湿热,淋淋洒洒,伴随低头的动作,打在蓝色裙摆上。
    播客推送了一则声音:
    《我要结婚了,不是和最爱的人。》
    …
    在电梯间里,程以骁瞥过杜禾微红的眼,兜里的拳紧了又紧,还是把话忍住了。
    明知故犯,甘心作茧。
    接受把一个不爱自己的女孩娶回家,当一辈子替身的事实。
    程以骁代接了陌生电话,强烈预感里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
    杜禾找不到耳环,急得脸都红了。
    他怎么会不知道,那副耳环被杜禾珍藏了多年,久久才甘心将它戴上。
    耳环谁送的,他不愿想,那个名字却喧嚣着跳入他脑里。
    入睡前,心潮难平。身侧的女孩与他隔着半臂距离,不肯偎在他怀里睡。
    杜禾不知道他擅作主张接了她的电话并急急把通话记录删掉。
    但她明明知道卧室的空调新装不久,雪种都是够的。
    偏扯着谎说空调坏了,挨着他太热。
    凉凉月光下,女孩背对着他,薄被下的身体玲珑有致。发香清幽,和着她微急的呼吸一同传来。
    “程以骁?”
    看他从背后环住自己,杜禾僵在了黑暗里,声音发着颤问他,“你怎么了?”
    细密的痒从颈侧传来,是他的吻。
    与以往都不同,这一次太超乎寻常了,她被吻到心生恐惧,在他手开始解她纽扣时尖叫出声:“不要!”
    他手一顿。
    隐晦的暧昧里,程以骁喘息着质问她:“你心里是不是还想着他?”
    得到的是一个无声的默认。
    他再次俯身欺压住她,手覆上最忌讳的部分。
    半秒后,一个用了气力的耳光响起在闷灼的空气里。
    持续的聒噪耳鸣中,夹着杜禾细细的哭声。
    画面太狼狈,难以收场。
    -
    等杜禾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程以骁第叁支烟将近尾声。
    昏黄的壁灯下,她眼角胀红,阳台上吹进来的夜风荡着她宽大的睡衣衣摆,她站在晦暗处,纤薄的身子摇摇欲坠。
    他知道,她在里面哭了许久,也终于做好了决定。
    那么,他今晚的求婚显得多么滑稽可笑。
    在那一阵耳鸣中,程以骁发狠地咬着牙,说了一堆违心的话——
    “你要是还爱着他,那就去找他说清楚,而不是接受我的求婚,后半辈子都在遗憾和自我欺骗中度过。”
    “杜禾,我甘心做备胎做替身,但我不想你后悔难过。”
    杜禾只是哭,一个劲地说对不起。
    她是那么多情犹豫不决的一个人,程以骁却强迫她提前做出难以选择的决定。
    换个人来爱她,或许能比较快乐。
    天蒙蒙亮的时候,那枚求婚戒指被放在玻璃茶几上。
    等天光大亮,孤零零躺在那里的它该有多么刺眼。
    刺眼地提醒他,这间房子里除了他,再无别人。
    辗转又入了秋。
    意外的是,新学校是安山小学附属幼儿园,旁边就是安山社区。消防救援站与幼儿园就隔着几步路的距离。
    从程以骁那里搬出来后,杜禾就找了安山社区里的单人公寓,价位不高环境舒适,房东也比较亲切。
    杜禾第一天报到,穿了件桔黄色的碎花连衣裙,搭一件杏白小开衫。空气中飘着细密的小雨珠,有股潮湿的树叶和着泥的味道。
    安山一街两边视野开阔,早餐店里老板娘忙得不可开交,尖细嗓子往屋里头喊:谁要的肉蛋肠?加不加米线?
    有人应了句什么。没细听,恰时一组身穿深蓝色训练服的队伍从身旁掠起一阵不小的风。
    他们刚吃完早餐,准备在安山社区里展开热身训练。
    杜禾却下意识将伞放低了些,格挡住视线。
    等那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远去,一颗悬空的心才就此安放。
    她在怕什么?
    新园长姓谢,对杜禾态度很是恭敬,见面时彼此握了手。园区规模很大,户外游戏场地占比高,设施多,阳光充沛。
    此时已快八点,陆续有家长把孩子送进来。
    谢园长领着杜禾到了办公室,跟她详细说了一些手续和工作安排。
    杜禾本学期带中二班,暂时担的是副班主任的工作。
    她点头莞尔,不懂时偶尔问几句。
    交接手续处理完,谢园长领她去中二班。
    大厅有一面光洁的玻璃大镜。杜禾照见镜中脸有些僵的自己,尽力微笑。
    “崭新的开始已经开始了,不是吗杜禾?”她暗自打气。
    “你们好,我是小禾老师,禾是禾苗的禾。”杜禾拿了一张纸,在纸上大大地写了个禾字。
    中班的第一个学期,还未开始拿笔。最主要现在规避小学化,很多公办园都只教五大领域课程。
    杜禾没在此上做太多功夫,她很快速地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小孩子们格外热情,围着她问东问西,眼睛黑玛瑙般的亮,问她:“小禾老师,你有没有男朋友?没有的话,要不要看看我舅舅?”
    太多问题回答不上,她失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中二班的小朋友快坐好来,不然你们的陈老师可要生气了哦!”
    此招奇灵,他们很快坐回椅子上,做认真听讲的样子。
    在一旁默默不语的班主任陈老师瞥了一眼杜禾,这才慢悠悠走上前来,做了个手指操,准备开始今天的第一个活动……
    -
    安山消防站解决完一桩危乎生命的紧急事件,回到站里已是中午时分。
    秋老虎恣意狂妄的时节,穿救援服闷得一身的热汗,大家在澡堂隔间里洗澡。
    澡堂子里人多嘴杂,有谁提了一嘴某某加了隔壁幼儿园老师的微信,正聊得火热。
    某某没在,估计还躲在哪个角落跟女老师腻歪。
    宋霖默默听着,一声不吭。身边不乏为他操心终身大事的人。
    除了二姨,还有冯晓宇。
    “头儿,听上边说下周安山幼儿园要请人去培训,我约摸着是你。
    其实每年都传着说要请你去,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换了人。
    你去的话,绝逼会惊艳全场,众多年轻姑娘要加你微信。到时候……
    冯晓宇脸扒在玻璃上,一脸迷醉向往:“别忘了给我几个哦~”
    话罢脸上兜了一条黑色浴巾,宋霖已经穿好了衣服,眸色清冷:“可美得你。”


同类推荐: 老师要稳住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NPH)贪心成瘾(np合集)言教授,要撞坏了淫乱小镇笨蛋老哥(兄妹骨科)甜文结局之后(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