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性转)倚天屠龙之圣火 第四十一章两相试探

第四十一章两相试探

    那人弯着眼眸:“当日张大教主以一己之力挡下七大门派的事已经传遍江湖了,我虽然不算什么高人,但是这江湖中如雷贯耳的大事还是有所耳闻的。”
    “传言那位张教主年纪轻轻,气质脱俗,虽是一介女流但胆魄过人,我原本也只是猜测,但是看到您身边的冷面先生便确信了。”他声音悦耳,慢悠悠的娓娓道来,让人不自觉心生喜欢。
    无迹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也不怎么在意,只想知道他手中那把倚天剑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至于这把剑啊。”那人直接将剑放到茶桌一侧,“这是我捡来的。”
    “捡来的?从哪捡的?”无迹听着他轻飘飘的语气,直觉不相信。
    “是玉门关哦,之前从玉门关经过,路上看见了这把剑,觉得不错就捡了过来。”
    玉门关?难道是昆仑掌门遇害途中不慎丢失的?但这把剑可是昆仑至宝,何太冲就算是死也不可能丢了倚天剑啊!无迹暗中皱眉。
    “公子。”那位阿大突然出现,朝着那男子示意喊了句。
    那位年轻公子朝着无迹叁人歉意一笑:“抱歉,我先行更衣,叁位暂且自便。”
    无迹叁人看着主仆俩相继离去,忍不住觉得越发奇怪。
    周颠先开口:“教主,我总觉得那男的妖里妖气,不是什么好人。”
    而冷谦也罕见皱着眉头:“不宜久待。”他也这醉客山庄有问题。
    无迹自然觉察出来了,那位阿大的武功深藏不露,却甘愿在那位公子手下听令,身份想必不简单。
    “倒是这倚天剑,他们居然这么放心,也不带走!”周颠看着眼前银光闪烁的宝剑,忍不住伸手摸了下,只是刚握住发现了不对劲,“教主,这剑不对!”
    周颠刚纳闷倚天剑怎么那么轻,立刻抽出剑刃,一打开就发现里面装的居然是木剑!
    无迹也十分惊讶,这醉客山庄可真是处处玄机,主人故弄玄虚,倚天剑也是假的,直觉不能继续呆下去了,于是立刻起身,带着周颠与冷谦二人就要离开。
    刚走出九曲回廊,不知从哪冒出一个瘦小精悍的汉子:“叁位贵客要去哪?”
    无迹看着神出鬼没的汉子,愈发觉得山庄诡异之处颇多,拱了拱手:“在下还有些事没处理,要先行告辞,望阁下跟你们家公子禀明。”
    那汉子似乎还想拦:“贵客何不等我家公子回来当面告知?”
    无迹叁人见他阻止,神色凝重:“不劳烦了。”坚决离去。
    叁人出了山庄后朝着客栈而去,刚进房中冷谦与周颠纷纷倒了下来,无迹慌忙查看,只见二人脸色青灰,是中毒之相。
    “怎么会?你们二人不是没有喝茶吗?”因为担心来者不善,只有无迹神功护体饮了半杯茶水,二人则是警惕非常,茶杯都没有碰过,怎么会中毒呢?
    无迹细细思索,将叁人步入山庄后的种种事迹都回忆了一边,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是花!
    去湖中的路上那股扑面而来的清香,正是榉芙蓉的香味,可他们又是怎么下的毒?
    榉芙蓉,榉芙蓉......
    无迹微一皱眉,榉芙蓉无毒无害,但是若与起檀木一起,二者混合便是毒物,中毒者半柱香便会昏迷,若是不解,十个时辰便能伤及心肺。
    少女脸色沉重,当时自己没有想到,纯粹是因为这种下毒方法只在医书中见过,原因有二,首先榉芙蓉十分难养活,又只能开在洁净水上,而起檀木更是比沉香木还稀有,没想到这样昂贵的下毒手段,那人面不改色就动用了出来!
    “教主......我们——”周颠还想开口说些什么,无迹摇了摇头制止了他。
    这毒解起来也不难,唯一就是要榉芙蓉做引,只是这榉芙蓉千金难求,想来只能再去一趟醉客山庄了。
    她皱着眉思索了下,这客栈是待不下去了,叁人走后那赵瑾必定派人跟踪,离庄前的阻拦也不过是故弄玄虚,于是立刻叮嘱五散人带着五行旗离开此地,在郊外等着自己。
    “教主,那你呢?”小昭面露担忧。
    无迹摇了摇头:“我去拿解药。”
    “那位公子心思诡谲,教主此行恐怕不顺。”小昭看着五散人中武功最高的二人都中招了,也不由得担心无迹。
    “别无他法。”无迹吩咐好其他人后就要离开,“你帮我照顾好他们。”
    小昭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又咽了回去,一双蔚蓝眼底是丝缕担忧:“多多小心。”
    不到片刻,无迹又回到了醉客山庄,不同的是这次走的不是正门,而是直接从墙头翻了进来。
    原本打算不动声色摘两朵花就算了,没想到刚到湖边就看见湖心亭上端坐着一名男子,四周的青衣婢女也都不见了,不由得警醒:这人连自己偷回山庄都算得到,真是心思如海。
    庭中端坐的正是赵瑾,此刻已经换了装束,羽冠换明簪,身上衣衫也换了身更宽松飘逸的云锦长衫,举手投足衣袂飘飘,十分优雅闲适。
    他见了无迹后微微讶然睁大眼睛:“贵客去而复返,可是有什么忘了?”
    无迹也不跟他客气:“想借公子府上残花一用。”
    “原来如此,可是我府上花枝乃匠人精心培育,个个都是绝品。”他微笑眯眼,“不知张教主想用什么来换?”
    无迹冷冷一勾唇:“在下身无长物,既然你不肯给,那就别怪我了。”说着一个蜻蜓点水俯身摘了池中两朵榉芙蓉,瞬息间又飘了回来,一来一回,只沾湿了些衣摆。
    “多谢赐花。”无迹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人出手阻拦,按理说这人手下高手众多,随便来一两个自己刚刚都没有这么容易得手,但是眼下也来不及去细想。
    “张教主要这覃芙蓉做什么?”那人佯作不解。
    覃芙蓉?无迹仔细看了眼手中花枝,覃芙蓉与榉芙蓉二者极为相似,唯一一处不同就是覃芙蓉花瓣处由小小迭凹,而榉芙蓉没有。
    她仔细查看后,发现手中确实是榉芙蓉,抬眼看着面不改色的男人:“不打搅了,告辞。”
    “等等!”那人似乎没想到自己居然骗不了少女,神情这才有所变化,“张教主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手中为什么会有倚天剑吗?”
    无迹拧眉,只见他从背后缓缓抽出一把神剑,寒光凛冽,确实是倚天。
    果然,少女刚刚就怀疑自己怎么会看走眼,原来那把倚天剑的剑鞘是真,只有剑身是起檀木,所以才能骗得过自己,现在那人手中握着的正是倚天剑剑身。
    “七大门派,是你下的手?”无迹厉声。
    赵瑾却微微一笑,后退了两步端详剑身:“什么七大门派,我不知道。”
    无迹有些怒意,但想到冷谦和周颠二人,也不得不分个轻重缓急,决定先离开此处,到时候再慢慢对付这人。
    眼看少女又要走,那人则背手而立,衣袂飘摇:“张教主这么忙啊?难道就不担心昆仑?不担心那位‘雪山银剑’?”
    无迹眯眼:“你要做什么?”
    他这才缓缓一笑:“看来那位昆仑少侠对张教主确实重要啊,如此关怀。”
    “你别乱说!”少女觉得他纠缠不清,十分讨厌,一点也不想待下去,那人却不打算放过她,各种引诱,非要激怒自己去夺他手中之剑。
    这样一想,也忍不住警惕起来,那赵瑾心里肯定在密谋什么诡计。
    “张教主,你今日若是走了,就会有人要死。”见少女百般不中计,男人也收起狡黠的笑,冷下来的眉眼是高不可攀的贵气。
    见他也不装了,无迹凝眉:“你到底,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要张教主你过来,我细细跟你说。”
    他语义暧昧,无迹知道绝对有危险,只是他刚刚的话意有所指,难道昆仑弟子真的在他手中?若是自己不随他意,是不是周之洛就有危险?
    无迹不敢赌,于是沉着脸色,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两人目光对峙,少女眉眼冷冷,而赵瑾则是瑞风含笑。
    无迹刚踏进他身侧,霎时间脚下石板一松,她骤然变色,想踏空飞起但失重来的太快来不及反应,只能伸手一抓,将近在咫尺的赵瑾也捞了进来,二人齐齐坠入地道。


同类推荐: 老师要稳住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NPH)贪心成瘾(np合集)言教授,要撞坏了淫乱小镇笨蛋老哥(兄妹骨科)甜文结局之后(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