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她们的世界(GB女攻) 20白月光文学:白月光女主人×恋爱脑男总裁

20白月光文学:白月光女主人×恋爱脑男总裁

    语毕,气氛沉默良久,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再开口。
    言燚知道她有一个所谓的“前任”,并且对方是个地雷一般,不可提及的存在。
    他能遇见她,也是因为她上一段感情遇到了坎坷,这才一个人去酒吧借酒消愁的。
    她好像一直忘不掉他。
    她对他的爱恋一直不太专心,总感觉还有个从未出现的第叁人影响着她的情感。
    他会嫉妒、起疑心,害怕她与那人再续前缘。
    可他不敢向她提起,唯恐惊动她的情绪,把那本来就没埋死的白月光连根拔起,起死回生,新欢不比旧爱,反倒容易先将他踢开。
    提心吊胆的忧虑在她杳无音信消失在他世界里的那段时间,到达顶峰。
    他联系不上她,想了各种可能性,又一一排除,最后不得不将猜疑放到了那个陌生男人身上。
    关于那个人的一切,林初晰什么都没跟他说过,走投无路之际,他不得已找到蔺瑶缠着她非要问个明白。
    “他们公司不是说了派遣晰晰到国外闭关学习去了吗?人家断网了,又不只你一个人联系不上,着什么急啊?”
    “你问我她是不是和前任复合了?姓言的你脑子有坑吧?那种人也配叫前任?他们压根没关系,没名没分的算什么狗屁前任?就算任琛弯了,她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不过你要是敢在她面前提起那个人,信不信晰晰一回来我就向她告状,说你私自挪用她账号,还找了个替身天天搂搂抱抱,让你销毁证据的机会都没有!”
    言燚斗不过她,悻悻逃了。
    原来中间还有这么一段惨不忍睹的纠葛。
    她去酒吧喝酒,不是因为想借酒浇愁,而是因为那些视频实在太辣眼睛,她不把自己喝醉一点,晚上会做噩梦。
    当然也不是一个人去的。
    只是他来搭讪的时候,同伴正好上厕所去了,离开时因为归途道路拥挤,便给她发了消息先去外面等她。
    不提那个男人是因为从头到尾他俩就没有发生过什么特殊关系,在她生命里演了好几出狗血大戏,到头来连朋友都算不上,顶多是聊过天的关系。
    不过倒是一个不小心把他给看光了。
    蔺瑶不让他在她面前问那男人的事,也确确实实是在为她考虑,那些下叁滥的羞辱视频于她而言太过激进了些,还是别想起来的好。
    讨厌他去那种太开放的gay吧,是因为见过太多没有底线的恶臭男人。
    对他的身体管的严,因为有个极端例子在前,怕他也被玩坏,天天插着管子兜着尿袋线上工作。
    所有信息整合在一起,一切都那么荒诞。
    又意外的合理。
    当言燚不再纠结她是否还会对那个并不存在的“前任”存有留念的时候,林初晰倒开始作妖了。
    “吻吻在你跑gay吧销魂的那晚,因为太生气,把你花钱包替身的事告诉我了。我就说评论区的走向怎么怪怪的……”倾吐完一切的林初晰一身轻松,往后一靠,懒洋洋倚在沙发背上,掀起唇角,揶揄看他,“我之前一直没功夫问,到底怎么回事,解释解释吧?”
    ……
    “快、一、点!去晚了可就没位置啦!”蔺瑶弓着身子跟在男人背后,像挪动小山一样卖力推着他艰难前行。
    “吻吻啊……什么女仆咖啡厅的,我就不去了吧,怪尴尬的……”任琛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狐狸面容,可那眉梢、那嘴角,怎么看怎么不情愿,“要不咱们回家,你穿给我看,我一定热烈捧场!”
    越想越觉得提议可行,光是靠意淫女孩穿情趣女仆装勾引他,心里就直泛痒,摩拳擦掌,一刻也等不及了。
    “你想得美呢!”蔺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票否决他的下流臆想。实在是推不动他,只好放弃了拉他下水的想法,一个人在热闹的校园里跑了起来,“拜托,这可是我们隔壁的外国语学院诶,全是大美女!趁着他们搞校庆,各种风格的美女争奇斗艳,当然要好好享受,你不去我去啦!拜拜!”
    她像一阵小旋风,卷着最后的话音,呼啦啦跑远了。
    被抛下的任琛立在原地愣了会儿,终于反应过来这里和她那男女均衡的学校不一样。外国语学院女孩子多,因着校庆大家都有好好打扮,更是漂亮。
    他那古灵精怪的女朋友偏偏是个喜欢美人的泛性恋,怎么能眼睁睁见她独自闯入盘丝洞?
    于是又火急火燎地喊着她的昵称追上去了。
    ……
    这一桌的两个人已经盯着她看了好久了。
    也不点餐,也不说话,视线直勾勾地盯着她……胸口?
    察觉到这一点的女孩连忙捂住胸脯,最后的礼貌没让她脱口骂出“流氓”两个大字。
    还是那个男的率先反应过来,拍了拍看起来像是他女朋友的女孩的手,表情凝重的朝她使了个眼色。
    那个黑发里藏着蓝色挑染,绑着两个丸子头和几条细细麻花辫的千禧风女孩接收到讯号,也挪开了不纯洁的视线。乐呵呵对她露出一个讨好的笑,然后指了指她的右胸,笑嘻嘻地亲切询问:“这是你的名字吗?”
    她跟随指尖往下移动视线,看见了挂在胸前的姓名牌胸针。
    原来是在看这个呀,她还以为被性骚扰了呢。
    幸好没有喊出来,她在心里庆幸,然后露出一个温和无害的笑容,回应道:“是的。顾客您好,我叫安愿。”
    ……
    To  be  continued……
    …………作者叨逼叨…………
    还有一些东西没来及在文中解释,这里补充一下:
    言燚遇见林初晰是26岁,在她消失的那段时间过了27岁生日。在和林初晰恋爱之前,他没有找过女朋友、床伴、炮友,因为他眼光太挑剔,而且很高傲,觉得没人能配得上他,当然也得不到他。
    然后晰晰出现,就像丘比特在他心上射了命定的一箭,连傲娇都治好了,甘愿做舔狗。
    在晰晰说出自己喜欢做攻,更倾向于玩男人屁股的时候,言燚世界观都差点塌了。
    但下一秒,他就坚强的自我重塑了。
    晰晰就是那种性感到,纯一爱直男为了操她逼,甘愿口嗨出卖自己童贞屁眼的女人。但咱们言总不一样,言总知道她性癖后,就没想过违背她意愿了,而是一心一意想让她开心,专注于被她玩弄。
    晰晰喜欢几爱就几爱,只要对象是他就好。
    言总如是说。
    /
    再就是继续贯彻“恶有恶报”的宗旨,偷拍记录还倒卖淫秽视频的那些人被言燚找了很牛的律师给告了,一个没落全判了法律规定范围内最重的刑。
    那个男的自然是被赶回老家了。因为他已经不太正常了,又想向林初晰求救,又想毁了她,总之被言总掐住了尾巴,被威胁永远不能再找她。
    善良热心的小男孩咱们言总自然是要帮扶的,虽然没有什么彻底痊愈的可能性,但他给了弟弟最好的医疗条件,也给了他生的希望。
    男孩大概率不会再和人恋爱了,但他有亲情、有友情,辞了兼职后,把更多的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上,相信他会有一个相对幸福的人生。
    总而言之,大家都要做善良的孩子哦,要坚信,好人会有好报的。


同类推荐: 老师要稳住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NPH)贪心成瘾(np合集)言教授,要撞坏了淫乱小镇笨蛋老哥(兄妹骨科)甜文结局之后(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