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网王)双面女神 (网王)双面女神 第28节

(网王)双面女神 第28节

    千叶凉写字的手顿了顿,显然没想到千叶岚会突然问这种问题:“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我可告诉你啊,就你那副逼样人家才不会看山你呢。”千叶凉满口鄙夷的说道。

    “……”喂喂!有这么说自家弟弟的么?不过其实千叶岚对于自家姐姐这种一天到晚损自己的口气,他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他很快又平息下来说道:“我指的是,你没有发现这个女人有些奇怪吗?”

    “奇怪?”千叶凉想了想,然后打了个哈欠:“再奇怪也没有也没有你这个恋姐的小鬼奇怪吧?”

    “……”这样真的还能正常的交流吗啊喂!“姐,认真一点好吗?我认真的。”千叶岚用上了严肃的口气,也让千叶凉不得不正经起来。

    不过说起来,真要说奇怪的话,自从绪方千奈美见到迹部景吾起,似乎就有些怪怪的……“你的意思呢?”千叶凉正色道。

    千叶岚认真的看着千叶凉:“姐,你想过没有,那个什么绪方千奈美,好像有想要勾/引迹部景吾那个超级无敌猥/琐大渣男的意思。”

    千叶凉顿时呼吸一滞,瞳孔紧缩。其实她心里不是早就没有这个答案了,毕竟即使她感情再迟钝但她依然还是有着一些专属于女人的直觉,只是……她始终不愿意承认罢了……“怎么会呢?你一天到晚瞎想些什么啊。”

    “谁知道呢~”千叶岚似乎没有和千叶凉再多做争辩的意思,只是摊了摊手,然后直直的看着千叶凉的眼睛:“我只是想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会怎么做?”

    千叶凉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抬起了头,带着自信的笑容对千叶岚一字一句的说道:“她做不到。”原因就是她相信迹部景吾,就这么简单。

    千叶岚见状先是欲言又止,但见到千叶凉那副坚定的模样,最后终是没有再说什么,闭上了嘴以后轻轻地笑了。

    是啊,他有什么好担心的?迹部景吾这个男人,或许真的能给自己最爱的姐姐幸福吧……

    ====

    第二天见到绪方千奈美的时候,千叶凉表面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还是像平常一样和和气气,温柔体贴。昨天晚上想开以后,千叶凉的心情也豁然开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现在绪方千奈美还没有和她撕破脸蛋,那她不如静观其变,没必要现在就弄得大家都难看。

    于是又到了新的一个星期,日子又和上周一样过着,三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似乎都和平常一样。但因为千叶凉现在已经想明白了,不做点儿什么那就太对不起自己正牌女友的身份了,所以在绪方千奈美“不经意间”和迹部景吾想要搭话的时候,千叶凉也会“好像很高兴的”将话题又委婉的绕回自己身上,然后继续和绪方千奈美聊着。

    迹部景吾从来都不傻,甚至很聪明,所以其实在鬼屋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清楚那个叫绪方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女人对他的心思,但因为千叶凉好像并没发现,而那个女人暂时表现的也不是很明显,再加上千叶凉曾让他对这个女人“友好一些”,所以他便一直强忍着对这个女人的厌恶配合着千叶凉。

    但现在……他的女人,似乎发现了啊……

    不过迹部景吾并没有干涉其中,之前总是他为她各种心烦意乱,现在偶尔看看她为他“争风吃醋”的感觉也不错啊……

    所以大爷你真的想太多了。

    几乎在迹部景吾发现这一事实的同一时间,绪方千奈美也察觉到了千叶凉的不对劲。看着对面这个笑脸相迎脸上没有丝毫其他表情的少女,绪方千奈美终于认识到了千叶凉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终于在经过一个星期的“明争暗斗”,在千叶凉成功拦截绪方千奈美对迹部景吾发出的数次勾引信号的时候,绪方千奈美,终于坐不住了……

    ☆、这个女配行动了

    “明天是本大爷十八岁的生日,别忘了过来。”周五的时候,在迹部景吾将千叶凉送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完全无视旁边的绪方千奈美把千叶凉抱在怀里说道。

    千叶凉笑了笑:“是是是,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敢忘呢?”迹部景吾几乎从两周前就经常在她的耳边叨叨这件事儿,她怎么还可能会忘得了?

    “啊恩,那本大爷到时候等着你。”说完以后,迹部景吾最后揉了揉千叶凉的头以后就打算走,可谁知千叶凉却突然拉住了迹部景吾。

    迹部景吾奇怪的看着千叶凉:“还有事儿?”

    只见千叶凉突然一脸深情地凝望着迹部景吾:“景吾,你这辈子都不会不要我的对吧?”千叶凉说完以后自己都被自己恶心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让看不出丝毫的破绽,仿佛真的就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再向自己深爱的男孩找寻心理安慰一样。

    千叶凉的演技逼真的让迹部景吾一瞬间都被迷惑,以为是真的一样,可很快凭借他对千叶凉的了解,以及千叶凉突然之间这么莫名其妙的说话,都让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事情美欧那么简单。不过终于在看到千叶凉身后的绪方千奈美的时候,迹部景吾就顿时了然了。这其实就是千叶凉的恶趣味吧……“恩。”虽然清楚千叶凉是在做戏给那个女人看,但迹部景吾却望着千叶凉的眼睛十分认真的答道。

    不过说实话,有时候他也多么希望刚刚那一幕是真的,如果那个女人也能偶尔像那样对自己示弱一下,自从在一起以后,他感觉他总是一直被压制的那个……

    因为迹部景吾眼里的深情,千叶凉握着迹部景吾的手紧了紧,但最后还是装作如释重负一般的神情,然后和迹部景吾道别:“那我就放心了。快点回去准备你明天的生日宴会吧,路上小心。”

    迹部景吾点点头,然后就坐进了车里离开了。

    直到目送着迹部景吾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之中,千叶凉才深吸一口气后转过来笑盈盈的看着绪方千奈美:“绪方酱,我们进去吧。”没错,她刚刚做的那件事情就是专门做给绪方千奈美看的。因为绪方千奈美似乎看出自己已经发现了她的意图,可她不但没有任何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甚至刚刚在校门口的时候还装作不小心摔倒差点扑在迹部景吾身上,幸好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否则……所以作为一个女朋友,她偶尔也还是需要宣告一下自己的主权不是么?

    说完以后千叶凉就仪态大方的想往屋内走去,但在路过绪方千奈美身旁的时候绪方千奈美突然开口说道:“迹部君对千叶酱还真是好呢。”似乎还是平常的语气,只是此刻却仿佛带有一些莫名的感觉。

    终于是忍不住了是吗?千叶凉心里想着,然后就这样立在了绪方千奈美的身侧,嘴角从容的勾起一抹笑容:“当然,毕竟景吾是我最亲爱的男朋友呢……”男朋友三个字千叶凉咬字微重,在绪方千奈美的耳朵里听来就颇有一种警告的感觉。

    “不过不知道千叶酱想过没有,男人啊……总是经不起诱惑的呢……今天是你的男朋友,但明天……可就说不准了啊……”绪方千奈美意味深长的说着,像是想要诱导些什么。她其实也发现了迹部景吾似乎也知道了她对他的心思,可是他不仅没有拆穿自己,甚至也没有帮助千叶凉来打压自己,这让她的底气更是足了些。

    所以说,少女你的脑洞始终和大爷不在同一个次元啊……

    此时两个人的心思已经再明了不过,绪方千奈美非常清楚千叶凉已经知晓了她的心思,而千叶凉也已经完全确定绪方千奈美心中所想,两人之间在没有所谓的“猜度”,因此现在绕弯子也没有太大的必要了,所以千叶凉直接就开门见山的直击主题:“哦?那绪方千奈美的意思是想要亲身演示一下是吗?”

    “未尝不可。”绪方千奈美也没有再遮掩什么,直接就果断的承认了。

    虽说是预料之中的答案,但绪方千奈美居然这么直接让千叶凉还是有些惊讶,但这并不会影响到她的心情。早在她决定要挑开这一切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不是吗?嘴角的笑容加大,千叶凉本身绝色的容颜此刻在夕阳下更是美的无以复加:“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

    当天晚上回去以后,除了吃饭的时候,绪方千奈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千叶凉的面前。

    不过就算是吃饭的时候,那气氛也是相当的诡异,让千叶雄都觉得很是奇怪。不过千叶岚到是猜到了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心疼自家老姐,但千叶岚却更加幸灾乐祸的认为,看来有得迹部景吾的好戏可看了。

    然后时间就这么迅速到了第二天。

    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正是美好的一天。千叶凉起床后睡眼惺忪的伸了个懒腰,虽然很想继续与自己的被子相亲相爱,但想想今天晚上貌似她需要去参加迹部景吾的生日宴会,于是只好依依不舍的起了床,然后洗漱穿戴。

    不过千叶凉也并不是十分着急,上午的时间还是该看书看书,该吃饭吃饭,该和自家老弟打游戏打游戏,该裸/奔裸/奔……

    貌似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不过听自家老弟说,那个绪方千奈美今天一早就早早的起床,然后就跑出去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过千叶凉想想都知道那个女人一定是千方百计的想办法打扮自己去了,毕竟因为在一周前,在她还没和她撕破脸之前,她求了她也想要去参加迹部景吾的生日派对,而她当时为了显得大气于是就特么傻逼的同意了……

    所以说,做人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大概到了下午的时候,千叶凉也开始着手准备起了晚会的造型。准备的时候她也没有太过着急,有时候淡定一点不是更能将事情处理的更好么?

    所以当千叶凉动用自己家里的“全身装备一条龙”之后,一个活生生的极品美女就诞生了。

    毕竟无论是画一个精致无比的妆容做一个完美的发型还是选择一套华美绝伦的晚礼服佩戴一套精美的饰品都是十分花时间的事情,所以当千叶凉将自己打扮的十分妥帖以后,时候已经不早了。走之前千叶凉还接了迹部景吾打过来的一个催促的电话,最后在千叶家司机的接送下,千叶家全家人就这样出发了。

    ====

    迹部景吾家诺大的花园满是鲜红如火般的玫瑰,玫瑰香不时四处飘散,清新扑鼻,怡人无比。虽然等会儿在这个迹部家将会有盛大的宴会举办,但因为宾客全都集中在宴客大厅,因此这美不胜收的花园此时显得有几分寂寥。但整个宴会的主人此刻却并没有呆在大厅中招待众位客人,而正是立在了这满园的玫瑰花园之中。

    在将千叶凉的电话挂了以后,迹部景吾想着晚上他会给她的那个惊喜,他心情愉悦的笑了笑。因为毕竟今晚的宴会他是核心人物,所以他没有办法脱身专门去接她,所以只能在拒绝掉众多公子小姐们的交谈以后,偷空跑来相对比较安静的花园之中打电话给她。

    可谁知,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迹部景吾身边寂静的空气:“真巧啊迹部君,你也在这儿啊。”

    没错,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绪方千奈美。她今天废了一天的时间好好将自己打扮了一番,然后就早早的来到了宴会的会场。在看到今天因为穿上了西装皮革的迹部景吾格外英俊潇洒之后,她的内心又是一阵荡漾。

    本来好几次想要上前和迹部景吾搭话,但因为迹部景吾作为本次宴会的主办人太过忙碌,几乎总是和所有人没聊几句就有别的事情需要他处理,让她根本没有办法能够和他好好接触一番。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发现了迹部景吾单独出来打电话的这个机会,于是她立马就悄悄地跟了出来,最后假装成现在偶遇的样子。

    迹部景吾立马就皱了皱眉,对绪方千奈美的突然出现很是不爽:“你来这里干嘛?”

    绪方千奈美以为迹部景吾是在主动跟她搭话,于是她眨了眨自己被画的大大的眼睛,煞是可爱的模样一边说着一边走近迹部景吾:“因为一直听说迹部君家的后花园十分美丽,于是我就趁着这个机会过来欣赏一下了。”男人总是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欣赏,这是获得好感以及找到与他共鸣的第一步。

    可迹部景吾却丝毫没有任何因为绪方千奈美的话而感到愉悦:“既然是这样,那本大爷就不奉陪了,你自便吧。”说着迹部景吾就作势要走,真是一分钟也不想再单独和这个女人呆在一块儿。

    似乎早料到了迹部景吾会想要立刻离去,绪方千奈美只是淡淡的说道:“其实,迹部君,没有那么爱千叶酱吧……”

    ☆、这个女配被秒了

    如绪方千奈美所料,迹部景吾果然停下了脚步。

    风华绝代的少年就这样静静的在那里站着,没有说一句话,晚风轻轻地掠过他的衣角,挺拔的英姿即使是在无边的夜幕中也熠熠生辉,仿佛那满园争奇斗艳的妖艳玫瑰,也不及他眼角的泪痣耀眼。

    绪方千奈美不禁看的痴了,心里对迹部景吾也愈加渴望。

    一边慢慢的走近迹部景吾,绪方千奈美一边忍住心跳的狂乱说着:“你从不吻她,甚至都很少抱她,说到底,其实你对千叶凉已经感到倦怠了吧……”因为迹部景吾背对着她,所以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却确信迹部景吾已经在为自己说的话有所动容了。

    于是即使迹部景吾还是没有回答她,她也毫不觉得尴尬的自顾自的接着说着:“想否认么迹部君?还是我已经说中你的心思了?“

    迹部景吾还是没有说话,但他的沉默却让绪方千奈美觉得他已经是在默认她所说的了,所以她继续说着自己的看法:“不过也是,千叶凉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杯温水一样平淡,在一起久了,的确会觉得索然无味呢……”

    见少年身子突然一震,让绪方千奈美觉得自己已经达成了目的,心里得意的同时更是更加大胆的又靠近了迹部景吾一些:“迹部君其实是知道我的心思的吧,在那次鬼屋的时候还牵了我的手呢……所以即使你明明知道,但却没有任何表示,甚至知道我和千叶凉作对也没有阻止……呐,迹部君,你是什么意思呢?”

    回应绪方千奈美的还是只有安静的风声,迹部景吾始终背对着绪方千奈美,修长的身子留给绪方千奈美无尽遐想,让她顿时更是有了一种想要触碰的感觉。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然后一边用诱惑的语气说着:“我不比千叶凉差,千叶凉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甚至我能给你的更多,我会比她更加温柔体贴,更加会伺候你……所以,迹部君,要了我吧……”酥酥软软的语调,若是一般的男人听到这样一个美人儿这样的话语,怕是早就浑身骨头都麻了吧。

    可是她诱惑的对象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而是迹部景吾。

    所以就在绪方千奈美以为自己能够如愿的碰到迹部景吾的时候,迹部景吾突然将身子转了过来,然后就这样……毫不留情的挥开了她的手?!

    “啪——”响亮的声音传来,手上传来阵阵疼痛的感觉,白皙光滑的手上十分明显的出现了一片红肿。

    绪方千奈美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被强硬挥开的手,然后对迹部景吾怒目相视,不知道迹部景吾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没等她恼羞成怒的质问,迹部景吾就一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绪方千奈美说道:“啊恩,本大爷从来没有觉得有一个女人能像你一样让本大爷觉得这么恶心。”迹部景吾的表情阴沉到了极点,像是有乌云不断翻滚,似是随时都有雷鸣之兆,熟悉迹部景吾的人都清楚,这就是迹部景吾发怒到极点的模样。

    对,他很生气,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但这个女人却做到了!

    绪方千奈美听后脸色立刻就难看到不行,然后咬牙切齿的喊道:“迹部景吾你什么意思?!”

    迹部景吾挑了挑眉,但即便此刻只是如此简单的一动作都带着迹部景吾那让人不敢抗拒的威压:“你这只不华丽的母猫给本大爷听着,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质疑本大爷对自己女人的感情!收起你那些龌龊不堪的思想,这世上没有人能够代替千叶凉,而你,更是连她的一根头发都不如!”

    “你!”绪方千奈美被迹部景吾说的羞愤不堪,但一时间却又找不出如任何的语句能够反驳。

    迹部景吾嘲讽的冷哼一声,然后接着说道:“千叶凉就算真的是温水又怎样?温水的纯洁温水的细腻岂是你这种女人能够体会的?就算你是最醇厚的红酒佳酿,在本大爷眼里,你也和那些地上的污水没有区别!”迹部景吾真的是要被气疯了,满腔的怒火不知从何发泄,对眼前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已经厌恶至极。

    “你以为本大爷想要碰你的手吗?本大爷告诉你,即使让本大爷去碰那些满是脏污的泥土本大爷这辈子也不会想要在碰你第二次!”想到那一次的事情,迹部景吾至今都觉得浑身不快。

    绪方千奈美已经被迹部景吾说的怒火中烧了,但奈何迹部景吾身上那股强硬的气势让她根本开不了口,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只能愤愤的瞪着迹部景吾。

    可迹部景吾还没有放过她的打算,眼里尽是讽刺与冰冷刺骨的寒光:“还有,谁告诉你本大爷对千叶凉感到倦怠了?你知道本大爷这段时间有多想紧紧的抱住她狠狠地亲吻她么?如果不是她不让,本大爷早就那么做了!”说起这件事情他自己也觉得心里堵得慌,结果这个女人居然还敢提?!

    “本大也不揭穿你只不过是为了想看看千叶凉那个女人能为本大爷吃会儿醋,体会一下本大爷平时的感受,但这并不代表本大爷就觉得你这个女人可以。像你这样的女人本大爷遇到太多了,比你条件好的也有无数个,你又凭什么觉得你最优秀?”既然话都说开了,那他不介意彻底一次性的说清楚,免得这个总是自作多情的女人一天到晚想太多。

    于是在绪方千奈美已经黑到不行的表情下,迹部景吾送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击:“最后你给本大爷好好记住,无论多好的女人本大爷都不想要,因为在本大爷心里,只要有千叶凉一个女人就足够了!”

    绪方千奈美一脸复杂的望着眼前这个少年,除去心里的满腔怒火以外,她也为迹部景吾这个男人对千叶凉的这份如此纯粹的感情感到震惊……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两人的身后传来:“景吾……”

    这是迹部景吾已经印入到心底的呼唤,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在两人惊讶的神情之中,千叶凉慢慢从一旁的一个巨大的玫瑰花花圃后走了出来,带着精心打扮后的美艳妆容,一身华贵靓丽的银白色晚礼服将她完美的身形勾勒的更加傲人。

    “你什么时候……”正当迹部景吾一脸惊喜的想要询问千叶凉是什么时候到的时候,只见千叶凉突然踩着大高跟朝他飞奔过来,然后在他话还没问完之前,他这段时间一直期盼的柔软就这样覆上了他的唇,将他剩下的话全部都堵在了口中。

    眼睛里闪着灼灼的情意,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温柔甜蜜,让这段时间一直没能碰到千叶凉的迹部景吾更是觉得心里被填的满满的。他紧紧地抱住千叶凉,甚至恨不得将她就此镶在他的怀里一辈子也不放开。

    绪方千奈美看着两人就这样当着自己的面毫不顾忌的浓情蜜意,肺都要被气炸了,看着千叶凉的眼神恨不得将她撕碎。她的手紧握成拳,细长尖锐的指甲差点就要陷进肉里面去。

    不过千叶凉这一次,并不是做给绪方千奈美看的。迹部景吾打完电话没多久她就到了,并且听家里工作的佣人说迹部景吾好像来了后花园还没回来,所以早在绪方千奈美开始勾引迹部景吾开始,她就已经站到了花圃后面看到了一切。虽然前面听到绪方千奈美说的那些话让她差点忍不住就想冲出去揍她一顿,可接下来迹部景吾转过来说的那些话却让她真真切切的感动到了……


同类推荐: [nph]绿茶婊的上位和竹马睡了以后(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时画时安(古言1v1H)(网王)双面女神溪水长流猫惑【校园1v1】何处是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