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网王)双面女神 (网王)双面女神 第25节

(网王)双面女神 第25节

    ☆、这个扑倒很狂野

    身体陷入柔软无比的大床之中,迹部景吾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千叶凉细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紧接着她漂亮的脸庞好比剔透白玉晕开一片醉人绯艳,身上本来并不十分紧致的衣服因为之前的一扔显得微微凌乱,千叶凉的领口微开,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的出现在迹部景吾的眼前。

    迹部景吾呼吸一沉,对千叶凉一直以来的感情像是被一下子打开了闸门一般,让他迫切的想要立马宣泄出来。只要碰到眼前这个女人,他一贯傲人的理智似乎都会被轻易地崩塌……

    “景吾……”千叶凉轻轻的唤了一声,其实她只是想让迹部景吾把自己赶快拉起来罢了,谁知道这一声叫唤却瞬间像是变成了一把钥匙一般,迹部景吾某种隐隐松动的枷锁霍然被冲撞而开,于是他也没有在犹豫,慢慢的俯下身,微凉的手指沿着脖子往后滑动,最后大力的扣住千叶凉的后脑,手臂一弯把少女狠狠压到自己面前。

    “呜…呜呜——!”

    双唇相贴,迹部景吾果断的撬开唇齿直驱而入,没有丝毫花哨,入侵的舌头却如猛兽一般凶狠,舌尖舔过每一寸嫩肉,在少女温热湿滑的口腔中一通翻搅,贪婪吮吸向外拉扯,牙齿撕磨水润的唇瓣。千叶凉细微的呻吟声不由溢了出来,却引得迹部景吾的呼吸更加粗重起来。

    千叶凉被迫承受着迹部景吾狂野的肆虐,舌头被翻搅的狼狈不堪,上颚被顶撞的酸麻生痛,虽然她很想反攻回去,但明显现在他们这个体/位让她根本没有赢的胜算。

    所以说,迹部景吾这家伙是兽性大发了吗?

    极致奢华的宽大房间中,复古的华美窗帘在微风的吹动下微微晃动,那复杂雕花的木质大门也早在迹部景吾把千叶凉抱进房间的时候就自动关上了,而两位青春期爱/欲萌动的少男少女,此时依然厮磨在一起,暧昧的气息让房间逐渐升温。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

    可就在迹部景吾滚烫的手掌正沿着千叶凉细滑的肩头抚摸而下之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少爷,晚餐已经备好,老爷请您和那位千叶家的小姐尽快过去。”恭敬的中年男音说完以后便踏着平缓的脚步渐渐离去,房间内的男女们也立刻清醒过来。

    看到千叶凉在自己的唇离开以后有些急促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迹部景吾微怔之后,一抹懊悔不由闪过漂亮的眸子。

    伸出拇指摩挲过金寻晶莹一片的下巴,视线扫过红晕的双颊,迹部景吾强压下心里的欲/望,最后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彻底将身子压在千叶凉的身上,把头埋进千叶凉的颈窝,在她的耳边喃喃道:“本大爷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他怕他真的有一天会忍耐不住,在他娶她之前要了她……

    ====

    最后千叶凉还是和迹部景吾很快整理好“仪容”走向迹部爷爷家的餐厅,只是千叶凉的嘴唇因为迹部景之前太过用力,现在有些红肿,并且无论如何都暂时消除不掉,对于这件事,千叶凉狠狠地瞪了迹部景吾好几眼,瞪得迹部景吾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脸上泛起了红云。

    再次见到迹部爷爷和自家爷爷,千叶凉表现的依然还是很淡定,只是在迹部爷爷看向自己嘴唇的时候眼睛停顿了一下,然后脸上带着了然的笑容之时,千叶凉就算再能装也有些撑不住的脸红。

    于是千叶凉在心里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定,一个星期之内迹部景吾这家伙别想再亲她!

    当然迹部景吾此时还是不知道这件事儿的,否则他一定会再把千叶凉摁倒继续再地努力欺负一番。

    接着在迹部爷爷一句不用拘束下,众人便入座了。

    长长的餐桌上摆着几个精致的烛台,几朵玫瑰再加以点缀,满桌丰盛美味的佳肴,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

    和长辈们一起吃饭自然也免不了一些寒暄,基本上都是迹部爷爷提问千叶凉乖巧的回答,有时迹部景吾会适当的插嘴,为千叶凉避去一些有些尴尬的问题,而千叶爷爷也有时候会搭一两句话,餐桌上的气氛还算是十分融洽。

    迹部爷爷也是对千叶凉越来越喜欢,甚至还和蔼的为千叶凉夹了一些菜,让千叶凉受宠若惊。

    一顿饭吃下来,迹部爷爷吃的心满意足,但千叶凉却在一阵心惊胆战中度过,生怕回答错迹部爷爷的一个问题导致全盘皆输,不过还好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

    饭后,迹部爷爷又挽留了千叶爷爷去他家的后花园赏月赏花,算起来,迹部爷爷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和千叶爷爷是很要好的朋友了,这也是迹部爷爷之所以之前那么中意千叶凉的原因。

    不过因为千叶爷爷留了下来,所以千叶凉自然也跟着留了下来。不过她并没有跟着老人家们一起去闲庭漫步,而是被迹部景吾拉着去这栋如同宫殿一样的建筑的顶楼天台看星星。

    今天的夜晚,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清新无比。

    迹部景吾和千叶凉一同坐在天台上的一个由藤蔓缠绕而成的摇椅之上,长臂拦着千叶凉的肩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头。千叶凉笑了笑,然后双手环住迹部景吾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部,享受似的在他身上蹭了蹭。

    迹部景吾揉了揉千叶凉不安分的脑袋,眼里满是宠溺。但突然又想到什么,便有些担心地问道:“冷么?”他怕夜晚的湿气会侵入她的身体。

    千叶凉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望着那些钻石般闪耀的繁星,眼里渐渐流出一丝迷醉之情:“听人说,每颗星星都代表着一个人,你觉得你会是哪一颗呢?是那一颗,还是那一颗?”千叶凉伸出洁白的手指了指这颗星星,又指了指另外一颗,不过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最终放下了手:“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不是星星吧。”

    迹部景吾对千叶凉的话似乎起了一丝兴趣:“那本大爷是什么?”

    千叶凉突然扬起头看向迹部景吾,看着他在星光的映照下俊美绝伦,夜晚的凉风轻轻拂过他的发梢,夜的黑暗凸显出他白皙光洁的面庞更加耀眼,就像……“月亮,因为无论是多么璀璨的星光,都比不过月亮的光辉。”迹部景吾永远不可能只是那亿万繁星中的一个,他是月亮,那个独一无二,高贵圣洁的月亮。

    千叶凉的答案让迹部景吾一瞬间瞳孔急缩,看着千叶凉望着他时那笑盈盈的眸子,水漾的眸光让迹部景吾心跳一顿,本来千叶凉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最后一切都被迹部景吾尽数封在了双唇之中……

    这个吻和晚餐前那个吻不同,少了几分粗暴,却多了一丝温柔。撬开唇齿直驱而入,舌尖一路扫到舌根,在千叶凉温热湿滑的口腔中一通翻搅,轻柔的吮吸向外拉扯,就如同品尝着稀世珍品一般,让千叶凉也不仅沉醉其中。

    很快一吻在迹部景吾意犹未尽中结束,接着他又将千叶凉紧紧的抱在怀里,似乎这辈子都不打算松开一样:“不过在本大爷眼里,无论是这星河满天还是这月光纯白,也比不上你的唇角微扬。”

    心里的某一角被满满的融化,千叶凉甜甜的笑了。

    过了许久,本来十分美好的意境,千叶凉却突然说道:“对了,景吾,你今天把我的嘴巴弄肿了你知道的吧?”而且还是在要见长辈的时候。

    没想到千叶凉会突然提起这一茬,但想到今天下午发生的那些事儿,迹部景吾就觉得脸有些发烫:“额……本大爷以后会小心的……”

    可是很快,在千叶凉说出下一句话以后,迹部景吾整个人就都不好了。

    只见千叶凉笑的十分灿烂的说道:“既然这样,那为了让我亲爱的景吾记得清楚些,所以从现在开始的一个星期都不能吻我一下如何?”

    “……”

    ====

    别看迹部景吾平时总是一副霸道总裁他最大的模样,但很多时候在千叶凉决定了一件事情以后,就连他都很难改变千叶凉的想法,于是对于迹部景吾来说,各种心塞的日子就开始了……

    而在千叶凉这边,却又发生了另外一件事。

    就在从迹部爷爷家回来的第二天,千叶家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的“访客”。

    晚餐时间,一向从不有任何拖延的千叶雄居然过了好半天才出现在饭厅,而且居然身后还带着一个长相十分不错的少女:“这个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孙女儿,因为他这段时间有事去了别的城市,而她的父母也在国外忙碌,所以就拜托我暂时照顾几天。因此从今天开始,她就暂住我们家了。”

    “你们好,我叫绪方千奈美,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少女笑靥如花,完美大小姐的气质自然流露,让千叶凉第一直觉就感受到,眼前这位少女,是真正的大小姐。

    ☆、这个作者是帅比

    绪方家,千叶凉还是有些印象的。作为和千叶家不相上下的一个家族,在日本也有一定的声誉和地位,虽然比不上千叶家的底蕴深厚,但却带着一股新生力量,发展的苗头不亚于千叶家。

    从很早以前也听爷爷说起过,绪方爷爷和他也是多年的老友,千叶家和绪方家也曾多次有生意上的来往。这也恰巧说明了一个问题,之所以千叶家在千叶雄的手上不仅没有任何衰败的现象反而愈加强大的一个重要原因,也就是来自于千叶雄强大的人脉,除了他严谨认真的作风,更多的还是因为他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同时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其实本来绪方千奈美向家里要求过一个人呆在家里就好,但因为这一次她的家人出去的时间有些长,而绪方千奈美又只是一个弱女子,最近又绑架事件频发,所以即使家里保镖再多他们依然还是不放心,最后才拜托给了千叶雄这个靠谱的老人让其照顾。

    看着眼前这个笑的十分优雅的妙龄少女,千叶凉也同样回以一个完美的微笑:“我叫千叶凉,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比优雅?谁不会!

    ====

    不过因为家里突然新增了一个成员的缘故,千叶凉在家里也不得不收敛许多,最起码现在除了不能在自家爷爷面前露出马脚以外,还不能在这位“外人”的面前露出本性。要知道虽然那天起他们和爷爷冰释前嫌能够愉快的相处了,但作为一个对传统礼教十分看重的大家长,他对于千叶凉的礼仪还是十分看重的。

    不过话虽如此,千叶凉还是竭尽全力的尽到了自己的地主之谊,对这位新来的绪方千奈子大小姐关怀备至,可谓是体贴入微。

    “姐,你干嘛对那个什么绪方千柰子那么好?”千叶岚趴在千叶凉的房间中一边吃着一边说着,那副慵懒随意的状态似乎又回到了她和迹部景吾还什么都没有开始发生之前。自从那次绑架以后,自家弟弟就好像真的成长了许多,一时间懂事了不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他哭闹撒娇了,丝丝稳重的味道在他身上慢慢晕染开来,本就俊美无暇的脸庞现在更是多了几分魅力。

    看来迹部景吾说的没有错,有时候真的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真正的走向成熟。作为姐姐的她对这样的改变当然是十分欣慰的,:“因为她是客人,作为主人多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千叶岚听后只是不屑的撇撇嘴:“反正我不喜欢那个女人。”

    千叶凉正在写字的手顿了顿,然后有些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不知道,感觉吧。”他只是皱了皱眉,便没有再多说。这时千叶岚好像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接下来连手中本来看的津津有味的漫画书都没有再看下去:“对了,姐,问你个事儿……”

    千叶凉继续写着她的练习题,随意的答道:“怎么?”

    似是迟疑了一会儿,千叶岚才吞吞吐吐的开口:“那个女人……她……怎么样了?”他被千叶雄那个老头子又是罚面壁思过又是罚禁足的,根本不清楚那个女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她……还昏迷着吗?

    那个女人?千叶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过了好半会儿才明白过来千叶岚说的是宫野璃。千叶凉也没觉得千叶岚突然问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妥的,毕竟璃酱是为了保护他才受的伤,所以他关心一下也是理所应当的:“璃酱这两天已经清醒过来了,医院那边说只要她在静养几天应该很快就能出院了吧。”

    千叶凉的回答让千叶岚不知为什么像是松了口似的,就连千叶岚都不知道他到底在紧张些什么。

    就在这时,千叶凉的房门突然被敲响,千叶凉有些奇怪谁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找她,于是她给了自家弟弟一个眼神,暗示他赶快把那些薯片和漫画收好,不然如果是自家爷爷看到了那千叶岚又有的受了。而千叶凉则放下了手中的笔,从书桌前的椅子上起身去开门。

    可是在看到来人是谁的时候,千叶凉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绪方酱怎么来了?”

    少女在听完千叶凉的话以后大大的眼睛似乎流露出受伤的神情,水润的眸子看起来煞是动人:“难道凉酱不欢迎我吗?”

    千叶凉看着少女漂亮的容貌似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柔弱,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好想兽性大发把她扑倒啊嗷嗷嗷!“怎么会呢?我只是没想到绪方酱会突然出现而已。”不行!她是璃酱的!她必须要把持住啊!“不过绪方酱突然出现是为了什么呢?”

    即使心里再多的想法,但千叶凉还是在表现将一个千金大小姐的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让少女丝毫没有任何的察觉。于是少女轻柔一笑,如同夕阳正要溶于大海时的余辉:“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在自己房里闲着无聊,来找凉酱聊聊天。”这时她突然又看到了随意斜靠在墙上的某个帅气美少年,然后脸上又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原来千叶桑也在啊,那我是不是打扰了?”

    千叶凉轻轻摇了摇头,将绪方千奈美引进了房间:“怎么会呢?他也只是无聊在这里呆着罢了,绪方酱不用在意她的。”虽然眼前这个美人十分诱人没错,但在家里也要伪装的感觉真的好心塞……

    “凉酱真是温柔呢。”绪方千奈美笑着夸赞道,虽然这样的表扬千叶凉自从戴上假面以后就得到了不少,但每次听都觉得挺受用啊,谁不喜欢听好话?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千叶凉的错觉,她直觉觉得虽然这个绪方千奈美在笑着,但眼底却没有任何的温度,是她的错觉吗?或许真的是她想错了吧……

    走进房间以后,绪方千奈美又对一旁的千叶岚笑盈盈的打招呼:“你好,千叶桑。”

    但千叶岚只是淡淡的发了一个鼻音,俊逸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就如他之前说的,他不待见这个女的。不是当初粘着自家姐姐的时候那个看见别人占据她姐姐的时候那种不爽的心情,而是真正纯粹的不喜罢了。

    千叶凉见状有些尴尬,强压着想要立马给某个自家弟弟一脚的冲动,急忙解释道:“绪方酱不要介意啊,他平常就是这样,你不要太往心里去。”虽然这么说着,但千叶凉的额头却直冒汗,但愿这个看起来心里貌似十分脆弱的大小姐不要被自家老弟气的马上跑去上吊……

    但谁知绪方千奈美只是盈盈一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放心吧凉酱,我没事的,千叶桑很有个性是好事呢。”

    之后就此揭过这个话题,没有再提半个字。千叶凉见此当然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然后和绪方千奈美在房间中“愉快”的聊起来。谈的也无非就是那些上流贵族们喜欢讨论的话题,虽然千叶凉经过这么就得练习已经能完美的交谈,但讨论这些她完全不感兴趣的话题真的是比让她胖次外穿还难受啊嗷嗷嗷!

    总之就这样陪着绪方千奈美各种无聊的谈天说地,时间不知不觉就消磨掉了许多。中途因为千叶岚实在是觉得憋得慌就出去了,所以房间里也就只剩下千叶凉和绪方千奈美。

    不过突然之间千叶凉想要上厕所,于是和绪方千奈美抱歉的笑笑后,就去到了自己房里自带的洗手间。谁知这时,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来自迹部景吾的:“景吾?怎么了么?”千叶凉几乎都快要习惯了迹部景吾随时突然打来的电话。

    “本大爷快到你家门口了,快出来接本大爷。”电话里悦耳的声音带着一贯说话的风格,强硬的语调里却透着不易察觉的柔情。

    千叶凉有些惊讶:“怎么突然就来了?”不是前天刚去过他家么?

    “啊恩,难道本大爷不能来吗?”迹部景吾的口气里透着些许不悦,让千叶凉只能安抚道:“当然不是,只是好奇你怎么突然就来了?”

    “本大爷有东西送你。”

    ……

    于是千叶凉就只好听从某个大少爷的指示,去门口“迎接”他。

    所以刚回到房间内,千叶凉就对绪方千奈美说道:“抱歉啊绪方酱,我现在得去家门口接一个人,麻烦你稍等会儿可以吗?或者你无聊出去走也行。”

    “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绪方千奈美建议道:“这样我也正好可以顺便出去和凉酱走走。”

    千叶凉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和绪方千奈美一边聊天一边走到了自家的大门口,刚到不久,就见迹部景吾家的高级轿车停在了门口。

    接着迹部景吾在司机恭敬的拉开门后下了车。阳光下,少年修长的身形透着高贵的气息,眼里睨着的高傲让他俊美如玉的脸庞更添几分君临天下的霸气,眼角下一颗泪痣丝毫不显女气,反而带着一种让人着迷的魅力让人沉醉不已。

    迹部景吾的风华绝代千叶凉早就已经习惯的差不多没有太大感觉了,但对于某个头一次见到迹部大爷的千金小姐来说,却是视觉上的一种震撼。眼前的少年太过耀眼,绪方千奈美的眼里满是惊艳,这是她头一次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被一个异性的外貌及气质吸引。

    这个少年,真是受到上帝眷顾的宠儿。

    于是绪方千奈美心里的心思千百回转,最后嘴角扬起她自认为最美丽的微笑,声音也不由更加轻柔甜美:“你好,初次见面,我叫绪方千奈美。”她相信,没有男人不会拜倒在这样的她的魅力之下,这个男人也不例外。

    可谁知,迹部景吾只是随意的扫了绪方千奈美一眼,甚至连应一声的意思都没有,最后就直接越过她,对千叶凉:“两天没见有没有想本大爷?”

    ☆、这个女配心机婊


同类推荐: [nph]绿茶婊的上位和竹马睡了以后(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时画时安(古言1v1H)(网王)双面女神溪水长流猫惑【校园1v1】何处是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