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网王)双面女神 (网王)双面女神 第24节

(网王)双面女神 第24节

    而此时,千叶家——

    “怎么办?岚居然被人绑架了?!而且璃酱也是!”千叶凉焦急的在议事大厅说道。

    同时在大厅还有千叶雄千叶云和宫野家的家主以及迹部景吾。

    迹部景吾紧紧地楼主千叶凉,想要给她一些安慰:“放心吧,本大爷已经联系警方了,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相对于千叶凉的着急,千叶雄看上去就要冷静很多,即使他现在的内心也心乱如麻:“哼,那个臭小子,叫他回房学习,结果居然自己跑了出去。”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却也掩盖不了老人眼中的担心。

    “没想到我们两家的孩子居然被同时绑架,这些绑匪胆儿够肥。”冷冷的语调带着暗潮涌动,和宫野璃简直如出一辙。这就是宫野家的家主,同时也是宫野璃的爷爷。他有着和宫野璃三分相似的外貌,即使现在脸上满是衰老的痕迹,却依然看起来精神抖擞,,宫野璃的英气多半也是从这位老人身上遗传而来。

    “现在迹部家和千叶家还有宫野家三方势力出动,再配合上警方的力量,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们了。”迹部景吾理智的分析道,同时也希望这能让千叶凉放轻松一些。

    千叶凉只是长长的叹了以后气,眼里乘着满满的后悔与自责:“景吾 ,我是不是真的错了,我不应该那么对他的……”如果她当时陪着他回房,那现在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吧?

    “这不是你的错,这时他应该为他的任性承担的代价。”说着,迹部景吾摸了摸千叶凉的头,只是千叶凉还是陷入到了深深的愧疚当中。

    迹部景吾知道,不将千叶岚找回来,她是不会恢复过来的……所以即使他再不喜欢千叶岚,他也还是希望他能平安归来,只要他的女人能够开心就好……

    而千叶岚和宫野璃这边,情况似乎真的乐观了许多。

    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轻松的感觉让千叶岚一时间有些兴奋。但紧接着宫野璃就说道:“帮我解开。”

    千叶岚应了一声以后,就伸出手在漆黑的环境中想要摸索宫野璃的位置。结果才刚刚将手伸向前方,就又触碰到了宫野璃微凉的嘴唇,就像羽毛一般轻柔,却撩拨着他的心湖波澜阵阵。千叶岚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了,他急忙说道:“抱歉!”

    而宫野璃却好似完全不在意一样淡淡的答道:“无妨。”在她看来,看不见的情况下碰到什么都有可能,他没有碰到她的胸都算是好的了。

    强压下心底的不平静,千叶岚继续开始寻找宫野璃的绳子,不过这次他更加的小心翼翼,于是便没有再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并且也十分迅速的找到了绳子的所在。

    也和宫野璃的方法一样,他用嘴不断摩擦着绳子的一处,很快绳子就被他破坏,宫野璃的手也得到解放。

    稍稍动了动自己的双手,宫野璃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手被释放了就放松了自己的神经,在危险没有解除之前,他们随时有可能发生意外。

    所以就在千叶岚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宫野璃一把抓住了千叶岚的手,然后拉着他凭着自己的直接向前走。

    “你要干嘛?”被突然拉住的千叶岚几乎反射性的说道,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啊?一天到晚就拉他的手!

    “嘘!”宫野璃发出了一个要千叶岚噤声的声音:“先安静一会儿,我刚刚听见有脚步声哎慢慢靠近,有人要来了。”一边说着,宫野璃一边用另一之后往前摸索着,很快她就满意的找到了仓库的门把手。但她并不是在想办法将它打开,而是带着千叶岚往旁边一站,贴在墙边静候着。

    千叶岚真的很想问这个宫野璃的身体构造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一直都觉得他的听力算是不错的了,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听见,但这个女人却这么确定的有人靠近这间屋子,就算宫野家真的是一个庞大的武术世家,每一个人都精通武道,但感官也至于灵敏成这样么?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宫野璃这个女人为了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居然就这样……就这样……把他压在了墙上?而且还直接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又是靠的这么近,他的嘴唇紧紧地贴着她柔软的掌心,只要轻轻一吸定能嗅到她身上诱人的清香,千叶岚的心跳不由得又开始加速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而宫野璃则一直盯着之前摸到的门把手的方向看着,虽然此刻还是什么都看不到,眼前只有一片漆黑,但这是为接下来的逃跑做的准备。而按住千叶岚顺便捂住嘴啥的,她不过是顺手罢了,免得他接着说话或是乱动,最后破坏她的计划。

    总之这样一个暧昧的姿势,两人保持了许久,久到千叶岚都要觉得他快疯了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入了他的耳朵里,而且越来越清晰,虽然速度不快,但却的确离这个小屋子越来越近。

    这下,他也收敛了心神,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该认真的时候,他从来不会马虎。除了在自家老姐面前的时候,他基本上平时都是十分睿智的。好吧,也必须得排除刚才在面对宫野璃的时候。

    终于,在两人屏住呼吸安静等待之时,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停在了仓库的门口,仓库门被慢慢的打开。

    不过就在有人推门而进的时候,宫野璃一个漂亮的回转然后通过门外透进来的那些亮光一下子准确的抓住那个大汉的手往后翻又往前拉,再用利落的抬腿一踢,瞬间解决掉一个黑衣男。接着她又没有任何松懈的对剩下的那一个展开攻击,完美的身手再次解决掉一个,完全让千叶岚根本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走!”宫野璃又立马拉住千叶岚的手,然后小心谨慎的跑出了这个仓库。

    穿梭在看起来有些破烂的走廊里,按照周围的环境推测,宫野璃觉得这应该就是一个废弃的工厂没错。

    继续一边躲避着黑衣人的搜寻一边想尽办法寻找出去的路,途中又分别遇到了连个黑衣男,但均被宫野璃帅气的解决掉。总之千叶岚已经完全刷新了对宫野璃这个女人的武力值评估。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以后找的男人到底需要有多彪悍才能不被她欺负……

    时而小跑,时而掩藏,就连千叶岚都觉得他们似乎逃跑的太过顺利了些……

    果然,千叶岚的预料成真了。

    就在他们终于似乎要跑到这个工厂的出口的时候,却发现早已有一群黑衣大汉守在了门口,表情带着得意似乎早就料到宫野璃和千叶岚会逃出来一样。

    领头的那个人轻轻地比了个手势以后,他身后的那些大汉就冲了上来。

    几乎又是一场混战,但由于千叶岚和宫野璃两人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宫野璃之前又因为了逃出来打倒了那些大汉消耗了很多力气,所以可以说他们真的是仅凭着坚韧的意志支撑着他们没有立马被擒。

    不过就在千叶岚同其中两个大汉周旋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突然看到之前那个站在一旁发号施令的领头人拿着木棍就准备朝他挥来,但一时间他又被牵制着,根本无法去抵御这一击。

    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就这样飞速的从前面抱住千叶岚,然后独自承受了那重重的一击……

    直到鲜红的液体从少女的嘴角流出,带着温热的感觉滴到了他的颈窝处,千叶岚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又救了他?

    “宫野璃!!!!!”

    ☆、这个拜访很开心

    血……

    千叶岚从未有过像此刻一般惊慌失措。

    “我……没事。”宫野璃勉强的将手抬起来擦去嘴角的血迹,想要将身子重新直立起来,但最终身体还是承受不住的又倒向了千叶岚。看着强撑在自己身上明明痛苦不堪却紧紧地咬着牙关不发出丝毫呻/吟的女人,千叶岚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触动。

    可是还没等他关心宫野璃的伤势,那群黑衣大汉又立马开始了行动,纷纷上前再次将他们擒住。

    千叶岚一直心烦意乱的往宫野璃那里看去,可是即使他的心里再迫切的希望能够去看一看她伤的如何,因为无法挣脱这些大汉的压制,所以他也只能在心里着急,顺便恨恨的望着一年前这些男人们。

    “哼,老子就料到你们醒来以后肯定会想跑,果然还真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小姐,自以为有点儿本事儿就以为自己所向披靡。”领头的人看着狼狈的千叶岚和宫野璃两人,笑的一脸不屑。

    这时一旁的一个黑衣男上前问道:“老大,电话咱们已经打了有段时间了,按理来说如果千叶家和宫野家真的那么在乎这两个小兔崽子的话应该早就给咱们钱了才对吧。”

    “你是担心他们找上门来?放心吧,这个地方足够隐蔽,老子花了好久才找到这么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他们不可能找到这里的。”领头人一脸自信地说着,似乎他坚信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

    可就在他刚说完,一声响亮的枪声就在仓库中响起,接着一群身穿警服的警察就接连冲了进来,并且迅速将所有人包围起来。

    紧接着一个柔美的声音激动的喊道:“岚!璃酱!你们没事吧!”

    ====

    总之对于那些绑匪的过度自负导致了他们终是被关进了监狱之中等待审判,他们失败的最大原因,就是太小看了千叶家和宫野家的力量,对了,还要加上迹部家。

    而在千叶岚和宫野璃被解救出来以后,千叶岚没有第一时间扑到千叶凉的怀中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而是立马冲到了宫野璃那里,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对众人一脸焦急的说道宫野璃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需要紧急治疗。

    于是最后,在宫野璃终于撑不住晕过去被送医院之前,她最大的感受就是千叶岚的怀抱……

    喂……大哥……你抱的时候扯到我的伤口了……

    ……

    宫野璃还在昏迷期间,千叶岚一直守在她的床边,千叶凉也不放心的呆在一旁,所以千叶岚也就顺便将他们被绑架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和千叶凉说了。

    看着宫野璃第一眼看上去很平凡,但却越看越有味道的清秀脸庞,千叶岚喃喃着对千叶凉问道:“呐,姐,你说宫野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真的不懂这个女人。

    千叶凉听后却笑了:“璃酱啊……她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呢,虽然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如果你真正去触碰她的内心的话,你会发现里面异常的温暖。”这也是她为什么那么喜欢粘着宫野璃的原因不是吗?

    对于一旦认定的东西就会竭尽全力的去保护它的全部,所以这一次她才那么拼命地去保护她的弟弟是吗……

    你真是死脑筋呢,璃酱……

    千叶岚这一次沉默了,像是默认了千叶凉所说的话一样。过了许久,他低下了头,像是以后知错的小孩一样对千叶凉认真地说道:“姐,这次的事情,是我错了……”都是他的任性,才会导致这么多事情的发生……

    千叶凉先是一愣,接着她笑了,眼里却带着些许感动的雾气,然后她走过去就这样站着抱住正坐着的千叶岚,将他的头埋在她的胸口:“其实姐姐这次也有错,是我不应该忽略你的感受……”

    感受到自家姐姐温暖又熟悉的怀抱,千叶岚立马就觉得心里感受万千,于是他很快紧紧地回抱住千叶凉:“姐,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姐姐。”最爱最爱最爱……

    “恩,你也是我最爱的弟弟。”千叶凉揉着自家弟弟柔软的头发,宠溺着回答。

    看着屋内一副姐弟情深的模样,迹部景吾淡淡的笑了。

    看在这个小鬼刚遇难归来,他就勉为其难的让他这个不华丽的家伙占用一下那个应该只属于他的拥抱吧!

    ====

    总之千叶岚遇险的事情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除了千叶岚被千叶爷爷拎去连续一个星期的狠批了一个星期接着又是各种面壁思过不让出家门以外,千叶凉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和往常一样忙碌却又轻松地日子。

    特别是在迹部景吾一边霸道却温情的陪伴她,让她更是觉得日子过得十分快乐。

    这天,又是周五放学以后,迹部景吾直接就载着她说要去他爷爷家说是她爷爷想要见她。她想着反正他都专门拜访过她的家长了,那她去见见他的家长也是应该的,不过听迹部景吾说起过他的父母因为常年忙于生意长期在外奔波,所以她也就只能去见见他的爷爷了。

    迹部爷爷的家基本上和迹部景吾的“白金汉宫”如出一辙,一栋占地面积十分大的建筑物无处不彰显着华丽,基因这玩意儿还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景吾,你们来了啊。”刚走进迹部爷爷家的会客厅,就见到了和迹部景吾有几分相似的迹部爷爷。这并不是千叶凉第一次见迹部爷爷,但每一次见都觉得他们简直如出一辙。同样眼角下都有一颗泪痣,同样的身带铂金贵族气质。

    不过让千叶凉还有些惊讶的是,自家爷爷居然也在:“迹部爷爷您好。”礼貌的打了招呼,在长辈的面前可是万万不能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啊。

    迹部爷爷先是笑着上下打量了一下千叶凉,最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主要是你爷爷来找我聊天儿,正好就说到你们的事情上,所以我就想着把你请来我们一起吃一顿饭。丫头。你觉得如何?”

    千叶凉微微一笑:“只要迹部爷爷高兴就好。”对啊,和长辈吃饭什么的,长辈高兴了,她一点也不高兴啊!

    迹部爷爷听后更加满意的笑了:“好好好,经常就听我们家景吾这小子说你如何的不错,看来果然真的不错啊。”

    迹部景吾经常在他爷爷夸自己?千叶凉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迹部景吾,却见迹部景吾眼睛转向另一边,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

    接着迹部爷爷又说道:“不过现在还没有到饭点,你们估计应该也还不怎么饿,就先让景吾这小子带你四处参观一下吧,虽然他平时不住在这里但对这里还是十分熟悉的,正好也能让我和你爷爷把刚刚才刚开始下得棋下完。”

    “恩,好的。”千叶凉乖巧的点头,然后就在两位老人的目送下和迹部景吾一起离开了。

    直到走了好长一段路以后,千叶凉很没形象的松了一口气:“跟长辈对话什么的真是心累啊……”

    迹部景吾牵住千叶凉的手,对她突然之间的转变习以为常,但他也没有顺着千叶凉的抱怨说下去,只是望着千叶凉问道:“想要本大爷带你去参观哪里?”

    千叶凉想了想,然后答非所问的说道:“你小时候住过这里是吗?”

    迹部景吾点点头,漂亮的凤眸里染上了一些怀念的味道:“恩,小时候的时候一直住这里,只是后来去了英国读书,就只有放假的时候会回这里来,从上高中开始才搬出去。”

    “那,带我去参观你的房间吧。”千叶凉笑道。

    迹部景吾挑眉,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说道:“本大爷从不做没有对等回报的买卖。”不过当初喜欢上她却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亏本的买卖,不过,同时也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值得的一笔。

    “哦?你想要什么?”千叶凉有些好奇迹部景吾想干嘛。

    结果迹部景吾只是站在原地,既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让千叶凉一时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最后她综合了一下平时对迹部景吾的观察,然后无奈的笑了笑,轻轻踮起了脚尖,吻上了迹部景吾的脸颊。

    迹部景吾微微一怔,其实只是想让千叶凉说些软话来求求他什么的,结果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直接。顿时他觉得心里燃起了一团小火苗,喉结一动,当下在千叶凉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微微俯身,然后一个公主抱就将千叶凉轻松地抱了起来。

    “喂!景吾!你要干嘛!快放我下来!”千叶凉反应过来以后立刻涨红了脸对迹部景吾说道,可迹部景吾完全不为所动,继续抱着她向前走去。

    看到路过的佣人们看向他们的眼神,千叶凉更加羞赫,于是直接用手一边捶打着迹部景吾的胸口一边喊道:“景吾!快放我下来!这里是你爷爷家里啊!”

    迹部景吾还是无动于衷,甚至千叶凉的“攻击”完全都不能影响他行走的稳定性,这样的霸道总是让千叶凉又爱有恨。

    总之在千叶凉的各种挣扎无果下,迹部景吾就这样抱着千叶凉穿过长长的走廊,最后用脚踢开一个有着复古花纹的双开大木门,走到了房间里,然后终于如千叶凉所愿松开了手,但却一把将千叶凉扔到了房间里那张和他自己家里房间里的那张床一摸一样的超华丽豪华大床上。


同类推荐: [nph]绿茶婊的上位和竹马睡了以后(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时画时安(古言1v1H)(网王)双面女神溪水长流猫惑【校园1v1】何处是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