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网王)双面女神 (网王)双面女神 第9节

(网王)双面女神 第9节

    但依旧没有人上,这时蓝发少女突然拉住了她,脸色十分难看:“老大,这个女的好像是宫野璃……”

    “我管她叫什么,我……”红发少女不耐的说着,但说到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表情惊讶无比:“你说她是宫野璃?”

    “对啊!所以我们三个上都不一定能打得过她的!”宫野家族在日本可是一直以武术闻名,名下武道馆无数,培养各类武术人才众多,而家族内的子孙更是在武术上的造诣不浅,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老大,我们还是撤吧……”绿发少女也有些胆怯。

    虽然已经清楚今天有宫野璃在她们一定收拾不了千叶凉了,但红发少女为了面子上还是没有立马就跑:“哼!千叶凉,我告诉你!别以为有宫野璃在我们就永远动不了你,你最好以后出门给我小心点儿!”

    谁知红发少女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啊恩,你要谁以后出门小心点儿?”

    “迹部sama?!”红发少女当场就觉得这下什么都玩儿完了……

    迹部景吾冷哼一声以后大步走到羞愤的三个女生面前,冷冷的警告:“以后不要再来找这个女人的麻烦,否则本大爷让你们马上滚出冰帝!”

    “可是迹部sama……”红发少女还想说什么,但却被迹部景吾不耐的打断:“还是说你想现在就离开冰帝?”

    “……”三个少女紧咬着牙,没有再回话。

    “还在这儿呆着干嘛?”迹部景吾不耐的说道。

    说完以后三个女生就算不甘心,也只好离开。虽然她们心里爱慕着迹部景吾,但把他惹怒的后果却不是她们能够承担的起的。

    三位少女离开后,迹部景吾转过来看向千叶凉,看到她好像没什么事儿,心里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之前在网球场一直等着千叶凉给他送毛巾,但都已经过了七八分钟了千叶凉还没到,于是他心情十分不爽的又一次拨了千叶凉的电话,可谁知打了两三次千叶凉都没有接。当时他的直觉就觉得千叶凉肯定出了什么事儿,否则就算她心里不想给自己送毛巾但也不会打这么多次电话都不接。

    于是他直接在训练期间顶着全网球部奇怪的眼神离开网球场,往学生会室走去。却没想到在路上就看到了千叶凉被围堵的那一幕,不过还好,她并没有受伤。

    不过因为宫野璃气场太强大,甚至和他的气场已经碰撞在了一起,所以迹部景吾也顺便看了宫野璃一眼。只见宫野璃用那双寒气逼人的双眸和迹部景吾对视一言以后,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等等!宫野同学!”千叶凉正想追上去答谢宫野璃,可才刚跑一步就被迹部景吾拉住了:“你这个女人给大爷站住!”

    如果是平时,千叶凉可能会乖乖的听迹部景吾的话站在原地,但此刻她心里迫切的想要向宫野璃表达自己的感激。

    而且,这是她第一次在冰帝萌生出了想要和一个人成为好朋友的想法。

    于是千叶凉还是用力挣脱,想要摆脱迹部景吾的束缚:“你给我放开!”

    千叶凉的反抗让迹部景吾的怒气也上来了,自己这么辛辛苦苦的来看她,甚至还第一次在网球部训练期间跑出来找一个人,她就是这种态度对他的?“千叶凉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本大爷命令你马上给本大爷站着别动!”

    千叶凉的确不动了,她低着头,让迹部景吾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就在迹部景吾想继续教训千叶凉的时候,千叶凉抬起了头。

    她在笑,笑的似乎令天地都黯然失色。但这却和迹部景吾看过的千叶凉的每一个笑容都不同,因为这个笑容带着的讽刺,像是一把利剑刺痛了他的心。

    “命令?迹部景吾,你凭什么命令我千叶凉!”千叶凉此刻带着一丝疯狂,但更多地是满满的嘲讽。

    “本大爷……”迹部景吾想反击,但话还没出口千叶凉就继续开口。

    “还想继续威胁我是吗?”千叶凉依然笑着,却给迹部景吾一种拒人于千里的感觉,“对!我虚伪!但你有想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吗?”

    “……”迹部景吾没有再说话,现在他的心情就像打翻了的调味料一样五味顿杂,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千叶凉见状,嘴角再次勾起了一个更大的弧度,并且眼里满是深深的厌恶:“没错,我不是一个真正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但那又怎样?迹部景吾,这,又与你何干?”

    最后,千叶凉向前走了一两步,站在了一个离迹部景吾非常近的位置,然后踮起脚尖,将唇靠于迹部景吾的耳畔轻声说道:“迹部景吾,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

    说完以后千叶凉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笑容,将手里的毛巾塞到迹部景吾的手里,然后就踩着高雅的步子离去了。

    直到千叶凉完全离开,迹部景吾都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漂亮的手指此时用力的合拢,死死地攥着手中的毛巾。迹部景吾从未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的心如同现在这般搅得发痛。

    是痛吗?连痛字都觉得形容不了。

    他真的错了么……

    ====

    很快回到家以后,千叶凉就遇到了千叶岚。

    “老姐……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啊,发生什么了?”千叶岚关心的问道。

    千叶凉只是勉强的笑笑:“没事儿。”

    千叶岚知道千叶凉不想说,也不勉强,他知道自家姐姐不高兴的时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着,所以也就没有再打扰她。

    千叶岚走后千叶凉又坐到书桌前拿出了那个小相框失神的望着,然后轻轻地抚摸着照片上的父亲:“爸,我好累……”

    ====

    因为爷爷正好有事出门了,所以整个周六一上午千叶凉都窝在床上没有起来。倒不是她没有睡醒,只是她不想起床而已。

    昨晚她想了很多,再加上现在又睡了一觉以后,她突然有些后悔昨天对迹部景吾说的那些话。

    不过说了就说了吧,反正那些话她早就想对迹部景吾说了。或许是因为假面戴久了,突然说出真心话有些不适应吧。

    到了下午的时候千叶凉才施施然的从床上起来,然后又虚度了一个下午。

    直到五六点的时候,千叶岚突然叼着根棒棒糖走了过来,看到千叶凉样子的时候一脸惊讶:“姐,你怎么还没准备啊?”

    “哈?准备啥?”千叶凉有些莫名其妙。

    千叶岚听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千叶凉:“不是吧,姐,你昨天吃饭的时候老头子说的啥你都没听进去是吗?”

    “别跟我说这些,直接说重点行么?”千叶凉不快的说道。

    “昨天老头子不是告诉你让你今晚七点的时候和他一起去参加那个什么藤井大富豪的生日会吗?”

    ……

    ……

    ……

    “卧槽!完了!我忘了!”说完以后千叶凉就飞一样的跑掉了……

    毕竟现在她是有钱人,于是,马上让管家给她安排了各种人员给她装扮,然后在各种人手忙脚乱下总算是在千叶雄回家接她之前搞定了一切。

    其实千叶雄很少带她去参加什么晚会的,毕竟以老爷子的性格他自己也不喜欢参加什么晚宴。但毕竟还是要和那些所谓的上流贵族们结交,所以千叶雄偶尔还是会带她去参加。至于千叶岚……千叶雄的原话就是,等他的礼仪课拿到a的时候再说吧。

    藤井家在日本也算是非常不错的存在,这次藤井老爷子八十大寿,所以很多名流们以及藤井老爷子平常关系不错的家族都得给个面子赶去祝寿。千叶家和藤井家平常就有一些生意上的来往,所以这次以千叶雄才不得不去。

    只是千叶凉没想到,会这么快在这个地方碰见这个这个男人。

    “你好,迹部君。”

    ☆、这个男主很后悔

    站在自己爷爷旁边,而他们的对面就是迹部景吾和迹部景吾爷爷迹部景田。

    尽管只是花了一两个小时急忙装扮出来的,但此时的千叶凉还是与平时十分不同。

    一条希腊式的暗红色雪纺长裙,颈部一串璀璨的水晶项链,一头墨发被高高挽起,粉光脂艳的脸蛋婀娜娇媚,一颦一笑,体态万千。千叶凉的女神之名说实话也不算是浪得虚名,如此姣好的容貌的确有让人心醉的资本。

    而此刻,她就这样笑盈盈的和迹部景吾打着招呼,在千叶雄和迹部景田看来两人相处十分友好和善,但迹部景吾却看出了千叶凉眼里尽是疏离。

    那一瞬间,悲凉的情绪从心底缓慢地扩散出来,就像一滴墨水滴进无色的纯净水里,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把一杯水染成黑色。

    又像是谁在手在自己的心脏上用力地捏了一把,或是很多玻璃碎片深深地插进心脏里面去。

    他到底怎么了?他不知道。但他不想看到这样的她,就像他们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一样……

    “臭小子,愣着干嘛?人家姑娘给你打招呼呢,还不快回话?”毕竟是迹部景吾的亲爷爷,自己孙子的不对劲他很快就发现了,直觉告诉他这两个年轻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但现在他半天不回话搞的气氛有些太尴尬了,所以他才出言提醒。

    迹部景吾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千叶凉,最后才缓缓地说道:“恩……你好。”完全失去了平日里张扬的神态,迹部景吾的气质现在看起来十分内敛。

    千叶雄也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得出的结论也和迹部景田相差无几,但也没有点破。和迹部景田寒暄几句以后,两位爷爷相互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才懂得眼神,然后就各自拉着自家的孩子离开了。

    之后两位爷爷带着自家孩子继续到处应酬,始终没有提刚刚的事情。

    所谓这种晚会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变相的商场,不过千叶凉凭借出色的容貌以及仪态很快就与各路世家公子小姐愉快的攀谈起来,其中看上她容貌的有,想攀附她家族的也有,却独独没有一个是真心待她的。

    迹部景吾那边也如此,就算迹部景吾站在原地什么也不做,也总有数不尽的名媛绅士过来嘘寒问暖闲聊几句,人数多的简直应接不暇。

    聊着那些自己一点也不感兴趣的话题,用自己最虚伪的一面却也是最讨喜的一面穿梭在众人之中,上流社会的人有多少其实也和她相差无几?都不过是双面作风,虚伪做派。

    一杯杯红酒下肚,千叶凉不免苦笑,想想也觉得有些乏了,最后便直接与那些所谓的千金公子们亲切的道别,端着一杯乘的满满的红酒去到了天台。

    像是远离了所有的喧嚣一般,千叶凉突然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伏在天台边上的白玉围栏上,不是吹过的凉风让千叶凉的脑袋清醒了许多,但残存的一血酒精让她的脑子还是有一些莫名的混沌。

    “为什么一个人来这儿?”从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千叶凉微微一愣,但很快就释然了。

    就算不用转过去,她也猜得到来人是谁:“那迹部大少爷一个人来这儿又是所谓何事?”千叶凉轻摇着手上的高脚杯,望着天上皎洁的如勾银月,然后大口的像喝水一样喝起了杯里的的红酒。

    迹部景吾没有回话,他就站在千叶凉不远处这样静静地看着千叶凉有些莫名悲凉的背影,心口一阵闷痛。

    很快一杯酒下肚,千叶凉将酒杯放在白玉护栏的平台上,然后微笑着转身:“既然迹部大少爷也想使用这天台,那我也就不搅人清净了。”说着便轻轻将耳发别与耳后,然后潇洒的想要大步离去。

    但却在路过迹部景吾身旁的时候,迹部景吾拉住了她的手。

    不过这一点并没有出乎千叶凉所料,于是她的笑意更深了:“不知道迹部大少爷还有什么事儿吗?”

    迹部景吾犹豫了一会儿,看着月光下的千叶凉更加眉眼如画,风情万种,但笑容却是让他心痛:“本大爷是来……找你的。”

    千叶凉装作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哦?找我?有事儿?”

    迹部景吾皱了皱眉,千叶凉的态度让他十分不悦:“你这个女人就不能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本大爷说话吗?”

    千叶凉挑眉:“那迹部大少爷觉得我应该用什么语气跟你说话呢?像这段时间一样狗腿讨好的和你说话吗?”嘴角的弧度嘲讽意味十足,生生的刺痛了迹部景吾的眼和心。

    “千叶凉,你……”迹部景吾觉得他的喉咙突然有些干涩,为他的嗓音更添几分暗哑的魅力,只是话刚到嘴边就被千叶凉打断了。

    “我如何?迹部景吾,你未免太看得起你你自己了。”千叶凉冷冷的开口,说的话不留任何余地,激的迹部景吾一下子就火气上来了。

    他顿时在千叶凉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千叶凉大力的拉到墙边,然后粗鲁的将她压在墙上,双手放在千叶凉头的两边,根本不给千叶凉逃跑的机会。

    “对!那样对你是本大爷的不对!但你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欺骗我?!”迹部景吾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感受到现在这般无力。他一向自傲的洞察力也好,他向来自认为沉稳的性格也好,在这个女人面前被一次又一次的打破,这个女人真的是他的克星……

    千叶凉看着迹部景吾俊美非凡的脸上显露出的愤怒,心里的积怨也被释放出来:“欺骗你?迹部景吾,我为什么要欺骗你?你真当我觉得带着面具生活很轻松是吗?你真的觉得我一天到晚闲得无聊没事儿装淑女玩儿吗?”

    不理会迹部景吾微微松动的眸子,千叶凉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真的了解我吗迹部景吾!你了解我的家庭吗?你了解我所过的生活吗?你了解过我的悲伤我的心痛我的孤独吗?这些你统统都不了解!那你有凭什么说我欺骗你?就因为你是迹部家的大少爷吗?就因为你那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爷爷无比宠爱你吗?就因为你能力拔尖天赋异禀所以所有人都得围着你绕对你掏心掏肺吗!”

    迹部景吾沉默了,一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千叶凉,而是他现在心情让他已经失去了辩驳的心情。

    千叶凉最后望着他,一脸悲凉的说道:“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我想要的东西你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得到,我努力许久的事情你总是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拥有,就连总是对我冷漠苛刻的爷爷对你也赞许有加……你说,我怎么能不讨厌你?”许多画面就如放电影一样突然浮于千叶凉眼前,幼时的清贫,父亲的车祸,母亲的软弱,爷爷的苛责……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如同晶莹的水晶般美丽。

    望着千叶凉流露着寂凉的脸庞,迹部景吾不自觉的用手轻轻地抚了上去,并用指腹轻轻地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对不起……”迹部景吾放低了声音,但话语里的情感却是真诚无比。

    迹部景吾的道歉是千叶凉始料未及的,毕竟她太清楚迹部景吾有多骄傲了……心猛地一跳,然后就愣在那里。


同类推荐: [nph]绿茶婊的上位和竹马睡了以后(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时画时安(古言1v1H)(网王)双面女神溪水长流猫惑【校园1v1】何处是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