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脸红心跳
首页(网王)双面女神 (网王)双面女神 第4节

(网王)双面女神 第4节

    敛了敛心神,千叶凉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这还是她的东西第一次被偷,顿时有一种莫名的新鲜感,突然想到好像许多小说里面都提到追小偷之前应该先喊个话什么的,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大喊道:“有种你丫别跑!”然后抬腿起跑一气呵成,以在学校八百米测速跑冲刺的速度没有任何耽搁的开始追赶起小偷,她对她的腿上功夫还是很有自信的。

    当然,作为一个怀有远大理想的小偷他也不是吃素的,在发现千叶凉的追赶以后再次加快了自己奔跑的速度,再加上本身他就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了,千叶凉即使脚速再快想要追赶上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于是一场城市长跑拉锯战正式展开。

    两人你追我赶,战况十分激烈。不过说到底还是千叶凉耐力更甚,很快小偷的速度便慢了下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也逐渐缩短。被逼不得已的小偷最后的拐入一个小巷,想要走小路甩掉千叶凉,可他跑进小巷以后却彻底绝望了,因为这是一个死胡同,他的对面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墙,除非他是鸟人否则他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就在小偷自我放弃之时,千叶凉也终于追着他跑进了小巷,在看到同样的一堵墙时,她笑了,笑的小偷毛骨悚然。

    “卧槽你大爷的,老娘的钱包你tmd居然也敢偷?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欠抽是吧?那就让老娘打的你连你妈都认不出来!”说着千叶凉不由分说就开始撸袖子,然后火力全开对面前这个小偷一顿痛扁,要知道她曾经可学过七八个月的空手道呢。

    猛揍一顿以后,千叶凉满意的拍了拍手拂去手上的灰,从已经昏迷过去的小偷身上拿回自己被偷掉的钱包。运动运动果然有益身心健康,现在千叶凉明显感觉之前的阴郁此刻一扫而空,好像整个世界都美好了起来,就连看眼前这个小偷都可爱了许多。

    至于这个倒霉而可怜的小偷……让我们为他默默点蜡……

    本来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圆满,千叶凉也觉得自己现在心情不错,可就当她潇洒的转身时,看到小巷口站着的人立马就就觉得她的人生虚幻了……

    “迹……迹部君……真巧啊……呵呵……呵呵呵呵……”

    卧了个大槽!!!!!!!!

    ☆、这个画面不敢看

    今天是周六,迹部景吾所喜爱的那个乐团的音乐会就定于今天。其实当初给千叶凉的票只是他临时向管家多要的,虽然被她拒绝了让他很是不爽,但毕竟他本身是真的想专门去听这次音乐盛宴,所以千叶凉去不去并不影响他的计划。

    本来来的路上他还想着千叶凉拒绝他的邀请这件事儿,结果居然就遇上了堵车,这让他的心情更加烦躁,漂亮的眉头皱到了一起,让人不禁想去抚平。正打开车窗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调节心情,他突然看到自己正对面的小巷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而且越看越像是千叶凉。心里疑惑着千叶凉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种小巷里,他好像记得她说过她今天有课,难道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于是他干脆下车一探究竟,结果就看到了千叶凉暴打小偷的全过程,尤其是那段她威武霸气的骂街,他此刻脑袋里依旧不断回响……

    迹部景吾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个令他陌生又熟悉的女人,但他的内心可一点也不像他的外表那么平静,虽然眉眼里已经有了掩饰不住的惊讶与不可置信,但心里更是可以说是波涛汹涌翻江倒海。眼前这个人,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声音,但他刚刚所见到的一切……

    难道这才是真实的……千叶凉?

    静……

    安静……

    死一般的沉静……

    什么叫祸不单行,现在千叶凉深有体会。

    千叶凉想,如果早知道追个小偷会遇上这样的这样的事儿,她发誓她一定不会在上个星期的时候偷走爷爷的假牙来砸核桃。

    说真的,千叶凉觉得自己无论被谁揭穿自己的真面目都行,就算是隔壁班那个大嘴巴山吹美发现了她也认了,但为什么偏偏是迹部景吾?!

    而且在自己和迹部景吾打完招呼以后迹部景吾半天都没有回话,因为逆光以及距离的原因她看不清楚迹部景吾此刻的表情,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就此凝固只剩下诡异的寂静,千叶凉默默地吞了吞口水。

    虽然不知道迹部景吾到底看到了多少,但她深知再像昨晚那样硬着头皮上前挽回形象也是无用功了,与其这样,千叶凉干脆一咬牙,破罐子破摔——拔腿就跑。

    她几乎是卯足了劲儿往前冲,本以为逃离这个地方易如反掌,却没想到就在快要冲出巷口的时候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轻而易举的钳制住了她,两手一按就把千叶凉压在了巷口的墙上,无论她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

    多次反抗无效,千叶凉只好放弃。此刻迹部景吾比自家老弟还要精致的锁骨近在眼前,微开的领口露出白皙无暇的肌肤,美好的让人着迷。但现在的情况早已让她没心情去顾及两人此刻暧昧的姿势了,只是少年身上淡淡的玫瑰花香带着男性特有的味道混入鼻息,好闻的让千叶凉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跳加速。

    从嘴角挤出一抹笑容,千叶凉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这个将她压制的不能动弹的少年,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这个她一直视为天敌的男人。白皙的几乎半透明的肌肤,薄薄的嘴唇让人不能移开视线。银灰色的短发,发尾微翘,发质极好充满光泽,右眼下方一颗泪痣,衬得那张脸又显得有点神秘、妖媚。狭长的双目微微眯起,却仍然能看见他深蓝色的眼瞳,只是眼中的复杂让她难以琢磨。虽然这幅容貌她平日里见过无数遍,但此刻还是让她有那么一瞬的失神。

    恩,迹部景吾这个男人的长相简直妖孽。

    就在千叶凉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迹部景吾终于开口了:“啊恩,不跑了?”还是迹部景吾一如既往的语调,富有磁性的声音像大提琴般醇厚,平淡的话语没有多少情绪波动,好似和平时无异,但越是这样千叶凉心里越是发毛。

    “呵……呵呵……不……不跑了……呵呵……”千叶凉干笑着,然后暗暗地咬咬牙,继而又一脸讨好的看着迹部景吾:“那个……迹部君,能不能拜托你不要把今天的事儿告诉别人啊?拜托拜托!”

    盯着眼前这个向她谄媚的女人,迹部景吾的脸也来越黑,千叶凉本以为会迎来劈头盖脸的一顿斥责,但没想到最后迹部景吾却笑了,嘴角勾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弧度:“哦?拜托?”微微上翘的音调带着一些危险的意味,但千叶凉此刻没有功夫去多想其中的深意,只是迅速的点了点头,眼中带着满满的期望,因为以她对迹部景吾的了解她知道迹部景吾这么骄傲的人是不会自放身价嚼人舌根的。而且她也觉得虽然她欺骗了他,但对于迹部景吾来说这不算什么大事儿,所以他应该不会特别在意,最多不过就是对她的看法改变而已。

    她想的的确没错,但千叶凉却算漏了一点,并且是最重要的一点。

    “可是本大爷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好处?”迹部景吾望着眼前这个女人,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当他迹部景吾的感情这么好欺骗是吗?

    迹部景吾很生气,而且是十分的生气。

    好处?千叶凉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最后眼前一亮:“这样吧!我请你吃饭!”

    “……”他现在真的非常确定他被欺骗的够惨:“可是本大爷不要想这个。”

    千叶凉瘪嘴:“那你想要什么?我比你穷。”

    “……”他好想打这个女人……“啊恩,本大爷暂时还没想好。现在先跟本大爷一起去听音乐会。”迹部景吾是绅士的,按理来说这样强迫女性的做法并不符合他的华丽美学,但如果不好好惩罚一下眼前这个骗了他这么久的女人,他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哈?能以后再说吗……我今天还有别的事儿啊……”千叶凉二话不说的就想拒绝,这种关键时刻跟迹部景吾走,不被整死才怪!但看着迹部景吾越来越阴厉的眼神,千叶凉底气越来越虚,最后实在是扛不住只好认怂:“呵……呵呵……开玩笑的……”谁叫她现在有一个那么大的把柄抓在迹部景吾手上。

    “哼,跟上。”迹部景吾冷冷看了一眼千叶凉,然后便走向一直停在路边等待着他的高级轿车。刚靠近轿车的时候司机便立马下车,并迅速的为迹部景吾打开了车门。迹部景吾上车前又看了一眼还有些犹豫的千叶凉,眼里的威胁让千叶凉后脊一凉,最后只好上了贼车。

    轿车很快又启动了,这一次通行倒是畅通了许多,但距离音乐会的地点还是有一段距离。一路上千叶凉整个人神经紧绷,生怕迹部景吾突然拿出一把西瓜刀来把她给砍了。但很快她发现是她多想了,别说拿出西瓜刀,迹部景吾就连动都没有动几下。

    一路上就这样望着窗外,让千叶凉几次偷偷看他也只能看到一个侧脸,一个绝美倾城的侧脸。

    她真的发现,她完全看不透迹部景吾这个男人。

    之后的音乐会也如此,在工作人员的接待下从铺着红毯的vip通道进入到了会场当中,坐入了整个大厅里视野最好的位置,享受着最好的待遇,还引得周围许多人侧目。但迹部景吾从始至终一言不发,连对热情洋溢的工作人员的表情也是淡淡的,更别提他之后就没有正眼看过的千叶凉了。

    音乐会持续的时间很长,如果是平常的千叶凉早在开始不到半小时就睡的天昏地暗了。但此刻她心里忐忑的心情让她始终头脑保持着清醒,甚至手心的都已经攥的出汗了。

    最后音乐会在千叶凉有惊无险当中结束,她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提升了不止一个level,听场音乐会比看十场恐怖电影还惊悚。

    走出会场的时候,迹部景吾的专有轿车已经在红毯的尽头候着了,让千叶凉头皮又开始发麻:“那个……迹部君,我们接下来去干嘛啊?”

    千叶凉以为迹部景吾还是会像之前一样不理他,但没想到他却回应了,虽然只蹦出了两个字:“吃饭。”说话的时候脚步甚至没有丝毫停顿。

    “可是……”千叶凉正想找个理由推掉的时候,迹部景吾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身来看向千叶凉:“啊恩,你有意见?”表情倨傲,带着让人不可拒绝的强势。

    “呵……呵呵……没有……我非常乐意……”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悄悄地发了个短信给自己老弟说自己不回家吃饭以后,千叶凉便跟着迹部景吾前往吃饭的地点。

    吃晚饭的地方千叶凉不用想都知道绝对高档,但亲自坐在这种餐厅里又是另外一番感受。水晶大灯烛光摇曳,银质刀具花纹复古,不说那墙面上镶嵌着的昂贵饰品,还有一旁站立着伴奏的小提琴手,光是这长桌上让人眼花缭乱的菜品就足以证明这家餐厅的消费多么高昂。

    不过千叶凉也不是什么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自从进入千叶家以后不是没有进过这种高档的餐厅,但一般都是跟着自己的长辈一起来的,因为一个人来这种餐厅简直就是铺张浪费。而且看来的时候服务人员对迹部景吾的熟稔程度,迹部景吾的生活真是有够奢靡的……

    虽说已经被迹部景吾揭穿了自己的真面目,但有些东西该继续装的还是得继续伪装下去,例如吃饭,千叶凉完全是按照平常在家和自家爷爷吃饭的模式来的,要多标准有多标准。

    而坐在对面的迹部景吾,同样动作优雅至极,但却不似千叶凉一般僵硬,那种自然而然的贵族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他的高雅,那是一种从骨子里就流露出来的华丽,完美的无懈可击,更是让千叶凉挫败不已。

    一顿饭吃的很慢,没有什么言语交流,就是各吃各的,只不过就是迹部景吾吃的悠闲自在,千叶凉吃的跟打仗一样。

    在迹部景吾把千叶凉送回家的路上,千叶凉一直在思考迹部景吾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又是请自己听音乐会又是请自己吃饭,但一路上表现的又那么冰冷,他到底是想做什么?

    就在千叶凉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千叶凉的家门口到了。

    此时的红日早已落了西山,天色如同被墨汁晕染浸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几颗明亮的星辰稀稀疏疏的点缀在如勾一样的弯月旁,风的手指不小心拨动了自然,引得千叶宅周围的绿树低低哼唱。

    司机敬业的在车一停稳后就打开了车门,但千叶凉下车以后发现迹部景吾也跟着下车,当下就急忙的说道:“我能够一个人走的,迹部君你就不用……”送了……最后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千叶凉就没有再开口了。不是她不想说完,而是她说不了了。

    因为迹部景吾还没等她说完,就一个用力把她按到了身后的墙上。

    黑夜中,他的眸子依旧如宝石一般明亮,似乎带着一种惑人的魅力,吸引着千叶凉的灵魂跌入深渊。

    许久以后,他朱唇轻启:“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给本大爷听清楚了,欠本大爷的,本大爷会让你慢慢还。”

    ☆、这个日常太心塞

    千叶凉整个人回到家以后都是浑浑噩噩的,脑袋里不断单曲循环着迹部景吾对她说的那句话。什么叫她欠他东西?她记得她没欠他钱也没欠他命的本想直奔自己房间,但没想到却被管家带到大厅声称自己爷爷要见自己。一听到这个消息,千叶凉立马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迅速整理好仪容。

    “爷爷,您叫我有什么事儿吗?”千叶凉心里很疑惑这么晚了怎么自家爷爷突然要见自己,所以一见面就恭敬的问道。

    眼前的老人虽已迟暮,但看起来却精神抖擞,背挺得如同直板一般,表情不严而厉,声音也是中气十足:“怎么不回来吃饭也不打个电话?”

    原来是这个事儿……千叶凉正想解释自己给自家老弟发了信息,但刚要开口就被千叶雄严厉的打断了:“我记得我告诉你,不回家吃饭要给家里面打电话,并解释清楚你去哪儿和谁一起,而不是随便发一条短信说你不回来吃饭就了事,否则你平时又不带保镖,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第一时间解救你?”

    千叶凉沉默,不再想办法解释,因为她看到了自己爷爷眼中隐隐的痛苦。她曾听说过,自己父亲在十岁左右的时候遭遇了绑架,当时爷爷为了准备解救出她的父亲连续三天没日没夜的陪同警方蹲点伺机抓获绑匪,中途好几次体力不支面临昏厥都被他强硬的撑了下来,就连警方都看不下去劝他回去休息静候消息不必如此亲力亲为但他也都不管不顾。别人问他为什么那么拼命的原因时他只回答了一句话——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被解救出来的第一时间能够看到自己。

    最后他做到了,在她的父亲被解救出来的那一刻他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这个坚强的男人在那个时刻头一次留下了眼泪。从此以后父亲基本上保镖不离身,并且被勒令如果出门必须随时报告行踪。

    每次想到这件事她都十分感慨,她也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这个老人上似乎很爱他的孩子,却又能做出想要拆散儿子的幸福甚至是逐出家门这种事情来。

    而他们本来也是都配备着保镖的,但在她和千叶岚的强烈要求,并且拿出来了自己各种空手道的证书,再三强调他们已经长大了,再配合着老妈的各种求情,这才杜绝了保镖的跟随。开玩笑,随时跟着保镖,他们还要不要自由了!

    虽然没有保镖,但如果出门就得报告行踪这一家规依然存在,并且老爷子雷打不动坚决不废弃,所以才有了之前千叶雄生气的那一出。说实在的,千叶凉平时恪守家规,从没犯过什么错误,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这种特殊情况,她也不会心里一急就忘了这一茬。

    “对不起,爷爷,是我疏忽了。”千叶凉态度诚恳的道歉,也不再找任何理由。

    千叶雄盯着千叶凉沉默了一会儿,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算了吧,念你初犯,下不为例。”

    “好的爷爷。”千叶凉心里松了一口气。

    “那你现在说说你今天去哪儿了,和谁去的?”千叶雄眉目间依旧一派冷然,只是比之前稍稍缓和一些。

    千叶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坦白:“去了北边那个公园背面的餐厅,和……迹部景吾。”

    说真的,千叶凉想过自家爷爷可能会有的各种反应,但偏偏没有现在的这种。

    只见千叶雄的眼中显示掠过一抹惊讶,继而眉宇间流露出……笑意?!“恩,迹部那小子挺不错的,你们年轻人多相处交流一下也好,我也放心。”

    千叶凉整个人直接愣在了那里,她总觉得她真是低估了自家爷爷对迹部景吾的喜爱程度,虽然她总觉得自家爷爷的话里总有一些别的什么意思。

    但不管怎么说,她更想打迹部景吾了。

    “行了,不早了,你早些回房吧。”

    “嗯,那我先回去了。”得到赦令,千叶凉恭敬的鞠了一躬,便退下了。

    留千叶雄这个老人独自走到门前的庭院中,望着天上皎洁的明月,神情寂凉。

    ====

    年迈的管家担忧的望着正在网球场挥汗如雨的迹部景吾,已经连续两个小时了啊……

    这个网球场是迹部景吾自宅的球场,设施完善配备精美,堪比国家比赛的专用赛场。

    迹部景吾一回家什么话也没有说,回房随意的换上了一身运动装以后径直来到这个网球场打开对面的网球发射机挥拍开打,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不仅拒绝了管家送来的咖啡甜点,更是中途连休息都没有休息一下。

    作为一个为迹部家尽心尽力的管家,现在已经对自家少爷的身体有了深深的忧虑。他不明白自家少爷这是怎么了,虽说是在打网球,但连他这种不懂网球的人都看出了他纯粹是在靠蛮力打球,没有任何技术性可言,很明显的自家少爷不是真的为了打网球而打网球。而且平常这个时间点少爷应该洗澡后边听着瓦格纳边喝无酒精香槟才对,现在这样完全不符合自家少爷所谓华丽的作息。

    但正是这一认知让他更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这两天少爷的心情的确是不大好,特别是昨晚回家的时候也是一脸阴郁,但却也不像现在这样靠网球发泄。

    到底是谁影响到了他家少爷?

    ====

    周日的上午和下午千叶凉分别被安排了茶道和小提琴,虽然之前已经完成了国际礼仪之类的课程,但这些特长课程她却依然需要修习,且每周都不同。

    千叶凉本想将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当中好忘记这两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但最后不仅没有做到反而在课程当中总是走神,让两节课的授课老师头一次对千叶凉进行批评。

    虽然很不想面对,但时间还是终于走到了周一。


同类推荐: [nph]绿茶婊的上位和竹马睡了以后(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时画时安(古言1v1H)(网王)双面女神溪水长流猫惑【校园1v1】何处是归途